曹雪芹为什么要在《红楼梦》中,描写一个藏污纳垢丑陋不堪的馒头庵?

发布作者:[db:作者]
发布时间:22-02-21

网友回答:

我是萨沙,我来回答。

馒头庵确实是一个下流、淫秽、肮脏的地方。

你说妓院淫秽,好歹妓女也是靠本事吃饭,一个愿意卖一个愿意买,最低程度不会为了钱财害你的性命。

你说官府肮脏,拿着钱就胡乱判案,但最低程度不是涉及男盗女娼的事情。

然而,馒头庵本来是修行的尼姑庵,正常来说应该比普通的僧人寺庙还要严谨。

今天很多尼姑庵几乎是封闭的,尤其不允许男性进去。

而馒头庵却罪行累累,污秽不堪。

首先,馒头庵当家净虚害死人命。

王熙凤为了3000两银子,动用关系强迫长安守备家退婚。

结果,张家小姐金哥不堪羞辱,上吊身亡;守备的公子听说金哥自杀,也投河自尽。

王熙凤为了区区3000两银子,害死了两个年轻人的性命。

但大家注意,本来王熙凤是不愿意管这件事的。因为王家财力雄厚,也不在乎3000两银子,王熙凤确实可以一次性拿出3万两银子。

在王熙凤拒绝以后,作为中间人的老尼姑净虚非常老辣,出言讥讽,促使王熙凤同意害人。

书中这么写:凤姐听了笑道:“这事倒不大。只是太太再不 管这些事。”老尼道:“太太不管,奶奶可以主张了。”凤姐笑道:“我也不等银 子使,也不做这样的事。”

静虚听了,半晌叹道:“虽这么说,只是张家已经知道求了府里。如今不管,张家不说没工夫、不希图他的谢礼,倒像府里连 这点子手段也没有似的。”   凤姐听了这话,便发了兴头,说道:“你是素日知道我的,从来不信什么阴司 地狱报应的,凭是什么事,我说要行就行。你叫他拿三千两银子来,我就替他出这 口气。”

看看,虽然王熙凤是办事人,但负责牵线的老尼姑净虚才是真正毒辣的家伙。

如果不是她想方设法推动,王熙凤就不会同意这种事。

实际上,这两条人命至少有一大半是老尼姑净虚害死的。

当然,老尼姑净虚此举不可能只是为了帮忙,张家一定给了她巨额金钱作为回报。

一个出家人本应该安心修行,粗茶淡饭即可,老尼姑净虚却为了金钱不惜害人性命,算得上大奸大恶,同强盗差不多。

其次,馒头庵尼姑智能和秦钟的奸情。

书中这么写:(原文第十五回)谁想秦钟趁黑无人,来寻智能。刚至后面房中,只见智能独在房中洗茶碗,秦钟跑来便搂着。智能儿急的跺脚说:“这算什么!再这么我就叫唤。”秦钟求道:“好人,我已急死了。你今儿再不依,我就死在这里。”智能道:“你想怎样?除非我出了这牢坑,离了这些人,才依你。”秦钟道:“这也容易,只是远水救不得近渴。”说着,一口吹了灯…

大家主要,秦钟和智能之前就眉来眼去,长期调情。

这种事情,如此精明的老尼姑净虚能不知道?

她是故意放纵智能,不愿意得罪贾府(秦钟是宁国府大儿媳的弟弟)。

同时,大家注意,智能和秦钟通奸,竟然是在馒头庵的寺庙里面,几乎是堂而皇之了。

这种事怕是也不是第一次,不然秦钟这种小鬼头,能够有这么大的胆量?

况且,秦钟好歹也是名门之后,他和智能儿有了男女之事以后,难道能够娶她?

智能儿是个小尼姑,秦钟又是个少年,秦家绝对不会同意。

说通俗点,秦钟此举完全是玩女人而已。智能儿其实是被秦钟玩了而已,后来都没有回到馒头庵,生死不明,很有可能自杀了。

因为一个失身的尼姑,就算尼姑庵也是容纳不下的,天下之大没有她的立足点。

这就等于,又害了一条人命,而且还是在老尼姑净虚半纵容下。

可见,馒头庵污秽不堪。

这么一个肮脏淫秽的地方,竟然被王夫人等人视为佛教圣地,多年来双方走动很多,连周瑞家的同老尼姑净虚都是老友。可见,贾府的荒唐和是非不分。

俗话说物以类聚,同馒头庵如此亲密,也就预示着贾府的荒淫和无道,距离灭亡不远了。

网友回答:

馒头庵的确是藏污纳垢、丑陋不堪,但是,若要知道《红楼梦》中为什么会描写这样一处地方,就必须明白关于馒头庵的故事,只属于“假语村言”,重要的是,怎样通过这个表面故事,去看到其背后隐藏着的真实历史。

而所隐藏的这段历史,在作者心目当中,就是一个藏污纳垢、丑陋不堪、令作者难以接受忍受的的一个时期。对作者来说,那是一个至黑至暗的历史节点。

同时,这个被隐藏的真象也将题主在提问中用“曹雪芹为什么要在《红楼梦》中……?”的提问方式给彻底否定。即寅孙“曹雪芹”作者说是荒谬的,所谓的包衣“曹雪芹”“自叙传”和包衣“曹寅家事说”绝对不会用这种态度,来隐写这段历史。

馒头庵的前世今生

关于“馒头庵”的描写主要在第十五回,“王凤姐弄权铁槛寺,秦鯨卿得趣馒头庵”。回目中的“铁槛寺”、“馒头庵”是化用南宋诗人范成大《重九日行营寿藏之地》中的颔联:“纵有千年铁门限,终须一个土馒头。”书中曾借妙玉之口,将“铁门限”说成“铁门槛”。

(范成大)

相传,隋代高僧智永和尚,是王羲之的七世孙,在云门寺练书三十年,书写真草《千字文》八百余本,分送浙东诸寺。因求书者众多,住处门槛几被踢破,遂包以铁皮,人称“铁门槛”。后来以其比喻门庭高贵,长盛不衰。

隋唐时期的诗僧王梵志,有这样两首禅诗:

《世无百年人》

世无百年人,强作千年调。

打铁作门限,鬼见拍手笑。

《城外土馒头》

城外土馒头,馅草在城里。

一人吃一个,莫嫌没滋味。

(王梵志)

范成大那两句诗即是由此转化而来,意思是,即使人真的拥有千年铁门槛那样显赫长久的家世,最终也不过落得一个土馒头似的坟丘。

简单通俗地说,“铁门槛“和“土馒头”所表达的就是盛与衰、存与亡,而将这种关系转化融入到回目之中,第十五回所描写的馒头庵内所发生的那些腌臜的故事,真的会是作者想要表达的吗?

答案应该是否定的。馒头庵里那些肮脏的故事,只会是一种别有深意的“假语村言”,而馒头庵所能代表的,也只应是坟丘与死亡。

而坟丘与死亡,究竟所指为何,那就需要在前后文中去寻找答案了。

前文有秦可卿之死

关于馒头庵的故事,是因在铁槛寺寄存秦可卿的灵柩而起,实际上第十三、十四、十五这三回都是以秦可卿之死为主线,那就应该在秦可卿的身上去寻求解答。

咱们来看看秦可卿的判词和“红楼梦曲:

后面又画着高楼大厦,有一美人悬梁自缢。其判云:

情天情海幻情身,情既相逢必主淫。

漫言不肖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

[好事终]:画梁春尽落香尘。

擅风情,秉月貌,便是败家的根本。

箕裘颓堕皆从敬,家事消亡首罪宁。宿孽总因情。

判词是仿照古代谶纬隐语的形式写出来的,其中一些字词或是用谐音,或是用象征,不可按表面文字和正常逻辑去理解。在拙文《倒叙解读“金陵十二钗”判词之一:秦可卿》中曾作详细探讨,限于篇幅,这里只好简单地作一点介绍。

其中,“箕裘颓堕皆从敬”的“敬”指贾敬,谐音“嘉靖”,意为明朝进入末世是从嘉靖二十一年(1542年)开始的;

“造衅开端实在宁”的“宁”有两种含义,一是“宁”谐音“靖”,二是隐指发源于“宁古塔”的满清,即“末世”始于嘉靖,“造衅”则为满清;

“漫言不肖皆荣出”之“荣”,是草木旺盛之意,隐指名字中带“木”字旁的天启帝朱由校和崇祯帝朱由检,意为此二帝直接导致了大明的灭亡;

“画梁春尽落香尘”与判词前的那幅画意思是相同的,“画梁”指皇宫,“高楼大厦”既指皇宫,也指大明王朝,“春尽”隐指崇祯十七年(1644年)三月十九日,“美女自缢”和“落香尘”则喑隐随着崇祯皇帝的自缢,大明王朝也宣告灭亡。

由此可知,在铁槛寺为秦可卿停灵,而引出的馒头庵,就是在隐喻大明王朝的灭亡。所谓静虚老尼用三千两银子买通王熙凤干涉的那桩婚姻,造成了张金哥和李公子的死亡,不正是用“张李”来隐指张献忠和李自成吗?

后文是贾元春省亲

与馒头庵的故事紧紧连接的是第十六、十七、十八这三回,皆以元春省亲为主线。

那么,元春归省隐寓着什么呢?咱们再来看她的判词:

只见画着一张弓,弓上挂着香橼。也有一首歌词云:

二十年来辨是非,榴花开处照宫闱。

三春争及初春景,虎兕相逢大梦归。

“二十年来辨是非”,隐指大明王朝灭亡后,南明政权又坚持了二十来年。即从1644年五月,至1664年八月李来亨在茅麓山自焚;

“榴花开处照宫闱”,指南明政权是从1644年五月三日朱由崧在南京宣布监国,五月十五日称帝建立弘光政权开始的;

“三春争及初春景”,“三春”喻指南明共经历了弘光、隆武、永历三帝;“争及”既可以理解为争取光复,也可以理解为继续继承;“初春”意为大一统的朱明王朝;

“虎兕相逢大梦内”,“虎兕”与画上的“弓”一样,隐喻着战争,“香橼”之“橼“谐音“完”,与“大梦归”一样,皆暗喻着朱明王朝在战争中最后灭亡。

从以上探讨中,可以看出,“馒头庵”处于秦可卿死后,与贾元春归省之间,所隐喻的正是大明王朝刚刚灭亡的那个至暗至惨的历史节点。这也是书中为什么会将馒头庵写得污秽不堪、罪行累累的真实用意。

但还不止于这些,因为:

馒头庵原为水月庵

书中写道:

原来这馒头庵就是水月庵,因他庙里做的馒头好,就起了这个浑号。

这当然只是一种为了隐藏“真事”而运用的笔法。1636年,皇太极将后金改为满清,是为“清”为水,而朱明为“火”德,乃以水克火之意。所以,“水月庵”之“水”隐喻满清,“月”隐明朝,即满清取代明朝而占领天下。书中将馒头庵描写得藏污纳垢、丑陋不堪,也表达了作者站在明朝的立场上对满清的痛恨。

因为水月庵象征着满清取代明朝,第七回周瑞家的送宫花时,正与水月庵小尼姑智能玩耍的惜春才这样说:

“我这里正和智能儿说,我明儿也剃了头,同他作姑子去呢。可巧又送花儿来;若剃了头,可把这花儿戴在哪里呢?”

这段话隐藏的是,断了一臂的长平公主陷于满清之手后,又得知太子朱慈烺被多尔衮杀害,悲痛之余向顺治上书请求出家,而未获应允。被嫁与周世显后,还是于1646年忧郁而死。

也因为水月庵象征着满清取代朱明,秦钟因水月庵的小尼姑智能而夭亡;秦钟又是秦可卿的弟弟,秦可卿映射着嘉靖二十一年进入末世,至崇祯十七年大明王朝灭亡;那么,秦钟所映射的就是南明,“秦”象征着正统的中原王朝,“钟”谐音“终”,“秦终”隐喻的是随着南明的结束,正统合法的中原王朝在满清的铁蹄下彻底消亡。

网友回答:

谢谢邀请!


首先说这个馒头庵应该就是水月庵。

通行本第十五回有:“原来这馒头庵就是水月庵,因他庙里做的馒头好,就起了这个浑号,离铁槛寺不远。”还有小尼姑智能儿找惜春玩,小说中写,这个小尼姑是水月庵的,我们知道第十五回有“秦鲸卿得趣馒头庵”就是写秦钟和小尼姑智能儿的故事。虽然有些章节对话貌似把这两个名称当作两个地方,我们只能理解成作者和续者的疏漏。

再说馒头庵也就是水月庵怎么就藏污纳垢,丑陋不堪了?
首先,“王熙凤弄权铁槛寺”这一章节中,王熙凤真正使手段的地方就是这馒头庵。在这里王熙凤开始利用贾家的权力为自己敛财。

王熙凤下榻馒头庵,净虚三言两语就扯出来一桩坏事,教唆王熙凤包揽诉讼! 说什么“倒像府里连这点子手段也没有的一般。”这老尼姑六根不净,哪里是出家了。

王熙凤本来就野心勃勃,最终被净虚这句话说动,插手张家官司,得了三千两好处费,净虚从中获利多少不得而知。可怜张金哥和守备之子却双双殉情。

在这个事件中,折射出在当时社会强权的横行,官场的污浊,人心的狠毒。


紧接着王熙凤弄权,在这个馒头庵发生了秦钟和小尼姑智能儿偷情的事情,秦钟因此而亡。

秦钟求欢,智能儿对秦钟说:“你想怎样?除非等我出了这牢坑,离了这些人,才依你。”

一方面看出这个地方在小尼姑眼中竟然是牢坑,可以看出这绝非一个修行的地方。

另外秦钟和智能儿的求欢最终死在这件事情上,读着多少有点青春的伤感。


另外,馒头庵还是贾芹等贵族子弟厮混的地方。

王夫人抄检大观园后,将小戏子全部逐出,其中芳官和藕官蕊官非要出家。结果被两个拐子智通、圆心拐骗了去!其中智通就是馒头庵的。

后来王熙凤让贾芹管理馒头庵,这小伙子玩出许多风流事来,后来被人举报给了贾政。这是一个尼姑庵,竟然变成了风月场。

“纵有千年铁门限,终须一个土馒头。”作者设置了馒头庵这样一个典型环境,让各色人等在其中活动,通过这个尼姑庵反映出形形色色的问题——权力的膨胀,人性的丑陋,青春的萌动以及情欲的放纵……这里发生的故事是贾府的缩影。

我是好风,欢迎关注好风读诗书也,我们一起读书!

网友回答:

红楼梦中描写了不少有名称的寺庙庵观,个个背后都隐藏深意,但其中最污秽不堪的莫过于水月庵,因为庵里面馒头做的好吃,因此它又有个别名叫馒头庵。

馒头庵顾名思义应该是一座清心寡欲吃斋念佛的女尼清修之地,也是世间最干净最圣洁的地方,然而这座馒头庵却写尽了天下尼庵藏污纳垢丑陋不堪的丑事,比如男女情欲、利欲熏心、聚众玩乐……等。

那么,曹公为什么要在书中描写一个藏污纳垢的尼姑庵?它有两层含义:

一、铁槛寺与馒头庵遥相呼应,这是一个从生到死的距离,为贾府的衰败埋下了伏笔

在第十五回,文中曾提及过这个尼姑庵的名称:

“原来这馒头庵就是水月庵,因他庙里做的馒头好,就起了这个浑号,离铁槛寺不远。”

铁槛寺是贾府的家庙,馒头庵离铁槛寺不远,贾府每月都会送去例银,所以馒头庵是为贾府的太太奶奶们点灯祈福的地方。

这两个地方,也恰恰映照了贾府由盛转衰的过程。

文中妙玉最喜欢的一句诗是:“纵有千年铁门槛,终须一个土馒头。”

这句诗不是曹公的原创,它是宋代范成大的名句,意思是荣华富贵终究是过眼云烟,最后都化成了一杯黄土,所以铁门槛意指权势与富贵,土馒头意指坟茔与消亡。

馒头庵与贾府的铁槛寺对应,两者距离很近,用土馒头来对应馒头庵,意思就不言而喻,所以,显赫的贾府是这样,常人也是如此,生死都只在转瞬之间。

曹公这样的描写除了为曹府由盛极走向衰败埋下伏笔外,也是通过自身的经历与感悟来规劝世人,所谓名利、财富,最终都不过是一场空

正如唐寅在他的《桃花庵歌》里写道的:“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所以人生在世,应少一些功名利禄之累,多一些安享生活的恬淡之心。

二、馒头庵是贾府的一个缩影,它映照了贾府最终衰败是必然的

馒头除了特指食物外,在一般的文学作品中它也是用来形容女性的胸部。庵本是佛门女子的清修之地,却以馒头命名,给人一种想入非非男女欲望交织的画面。

事实确实如此,馒头庵就是一个以小见大的缩写。

1、秦钟与尼姑智能儿私通

秦钟的姐姐秦可卿死后,她的灵柩停在铁槛寺,在此期间王熙凤带着宝玉、秦钟小住在水月庵。

谁想秦钟趁黑无人,来寻智能儿。刚到后面房中,只见智能儿独在房中洗茶碗,秦钟跑来便搂着亲嘴……一口吹了灯,满屋漆黑,将智能儿抱在炕上,就云雨起来。

秦钟在姐姐大葬之际,不但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悲伤,反而偷偷跟馒头庵里面的尼姑智能儿行苟且之事,而且动作熟练没有丝毫犹豫,可见他俩在一起私通已不是一次两次了,这种不顾礼义廉耻的行为,让读者感到震惊。

除了以智能儿的个人行为来暗示整个馒头庵都是不干净的之外,也让读者去推断贾府腐败堕落的程度,既然他们连人伦与廉耻都不再顾及,可见贾府已经烂到根了

2、主持净虚撺掇王熙凤包揽词讼,造成了一信二命

如果仅仅是描写馒头庵里存在风月之事,那还不足以说明馒头庵的不堪,关键它还夺人性命。

在第十五回中,王熙凤在馒头庵小憩,主持净虚老尼就跑来替长安府太爷的小舅子李衙内当说客,请求王熙凤给长安节度云老爷写一封信,让守备退了自己儿子与张财主家女儿金哥的亲事,以此来成全李衙内娶金哥的美事。

王熙凤为了三千两银子的好处费,答应了此事,最终导致金哥上吊自杀,守备的儿子也投河自尽。

从这件事情的表面上看,王熙凤是罪魁祸首,由于她的贪财而害死了两条无辜的生命,其实最可恶的是净虚老尼,她张口闭口都在诵着“阿弥陀佛”的法号,按理说她身为佛门弟子讲究的是六根清净,无欲无求,可本应慈悲为怀的她却充当着长安府府太爷的鹰犬。

3、馒头庵里僧人与女尼混住

第五十三回中贾珍说贾芹:

“你在家庙里干的事,打谅我不知道呢?……称王称霸,夜夜招聚匪类赌钱,养小老婆子。”

我们知道荣国府的贾珍可是一个没有节操没有道德的滚蛋透顶的人,但他却这样骂贾芹,可见贾芹可是坏到没边了。

于是有人给贾府贴了这样的顺口溜:“西贝草斤年纪轻,水月庵里管尼僧。一个男人多少女,窝娼聚赌是陶情。不肖子弟来办事,荣国府内好声名。”

馒头庵原本是女子去的地方,男子是不允许进去,但贾府却偏偏安排了贾芹这个男子去管理。那贾芹本来就是一个不务正业,吃、喝、嫖、赌五毒俱全的货色,现在有了馒头庵这个藏污纳垢之地,更是与老尼净虚狼狈为奸,干尽坏事,生生地把一个馒头庵变成了地下妓院

结语:

脂砚斋说净虚是“小人”“坏极”,这一件件事,无不是在讥讽馒头庵只是披了一层冠冕堂皇的面纱,而这个佛门之地的本质并不是一个清净之地。

“纵有千年铁门槛,终须一个土馒头。”曹公在书中设置了馒头庵这样一个地方,让各色人等在里面活动,让读者见一叶而知秋,窥一管而知全豹,那么“土馒头”也终将成为偌大的贾府及贾府之人的最终归宿

网友回答:

北方俚语里有将女性胸部喻为“馒头”的说辞,故“馒头庵”一名本就暗含“污陋不堪”之意。

馒头庵出现在书中第15回“王熙凤弄权铁槛寺、秦鲸卿得趣馒头庵”里,然而,就在这馒头庵中却发生了两件龌蹉事。

首先,我们看这个馒头庵是怎么来的?

是回中,贾府上下在将秦可卿的棺材送到铁槛寺以后,还要“等做过三日安灵道场方去”,因此王熙凤,以及和其在一起的贾宝玉秦鲸卿二人必然要在此住过两夜才能离去。王熙凤是有事在身,而宝鲸二人则是想在外边“找点乐子”。

那,住在哪里呢?住在铁槛寺吗?

原来这铁槛寺的由来也很有讲究:

【第15回】(铁槛寺)是宁荣二公当日修造,现今还是香火地亩布施,以备京中老了人口,在此便宜寄放。其中阴阳两宅俱已预备妥当,好为送灵人口寄居……有那家业艰难安分的,便住在这里了;有那尚排场有钱势的,只说这里不方便,一定另外或村庄或尼庵寻个下处……

从以上的描述,我们可以得出三点:一是铁槛寺是宁荣二公所建,年代久远,是专门用来寄放“老人”的——这就为以后贾府老人离世埋下伏笔,比如贾敬死后也是被送到这里;

二是铁槛寺确实是可以住人的,只不过“那尚排场有钱势的,便不住这里了”。这里实际就是在说凤姐,因为凤姐就没有住在这里;

三是间接交待了馒头庵并非贾家的产业。既然不是贾家的产业,它就必然要自谋生路,比如通过巴结贾府或其他的什么方法生存下去,至于采用什么样的手段,就有得想了——比较意外的是,《红楼梦》通行本后四十回竟然又将馒头庵变成了贾府的产业,这就有点让人无法接受了。贾府已经有了铁槛寺,再把馒头庵拿过来,似乎没这个必要。

于是,接下来,王熙凤等三人入住馒头庵就成为一种必然。

关于馒头庵名称的由来,书中特地交待“这馒头庵就是水月寺,因他庙里做的馒头好,就起了这个浑号,离铁槛寺不远。”

馒头庵里的小尼姑智能儿“自幼在荣府走动,无人不识,因常与宝玉秦钟玩笑。他如今大了渐知风月,便看上了秦钟人物风流,那秦钟也极爱他妍媚。”

于是,趁着在馒头庵的机会,秦钟智能二人“云雨”了一番

——但要注意,这里并不能说智能“下流”,她也确实是对秦钟有感情的。智能很单纯,她之所以同意与秦钟交往,无非是看中他是一个公子哥,希望她可以带自己“出了这个牢坑,离了这些人”。由此可见,智能好像对师傅净虚,还有馒头庵有很大的意见。

那么,智能为什么会对馒头庵很有看法呢?

如果你知道类似智能这样的小尼姑是怎么进入馒头庵的,你就清楚了。

书中第77回“俏丫鬟抱屈夭风流、美优伶斩情归水月”中,馒头庵的智通(岁月过去太久,这是新的掌门人了,和智能一样是“智”字辈)听说荣国府王夫人准备赶出几个丫鬟去,“便巴不得又拐两个女孩子去作活使唤”。

这里用了一个“又”字,特别强调馒头庵的小尼姑们并不是自愿出家,而有可能是主持们“拐”进去的。至于她们拐这些女孩子出家做什么,大家就可想而知了。显然,这里边必然包括一些苟且之事。

如此想来,智能的前途命运堪优,也是她愿意委身于秦钟的原因所在。

但曹雪芹写秦智二人“云雨”之事,可不止这一点儿女情肠,或还有如下两重深意:

其一,暗示秦可卿秦钟姐弟间的奸情。

书中第7回“贾宝玉奇缘识金锁、薛宝钗巧合认通灵”中,宁府原本打算安排焦大送秦钟回府(当天他在宁府看望姐姐秦可卿),不料,焦大喝醉了不想去,还大大咧咧的骂道:

“……每日偷狗戏鸡,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

焦大这是骂什么呢?

据研究,“爬灰”一句指的是贾珍和儿媳秦可卿有染;而“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一句,对应的则是秦可卿秦钟姐弟“有染”的情况。而且是回中,秦可卿还亲口讲秦钟在她床上睡过:

(第五回)有一个嬷嬷说道:“那里有个叔叔往侄儿的房里睡觉的礼?”秦氏笑道:“嗳哟哟!不怕他恼。他能多大了,就忌讳这个!上月你没看见我那兄弟来了……”

将焦大的话与秦可卿的话相结合,我们便不难得出结论。

比较有讽刺意味地是,贾宝玉在秦可卿床上睡的时候梦中到了太虚幻境,并且在梦中与秦可卿“云雨”。那你说,秦钟在姐姐床上睡的时候又梦到了什么?

关于秦可卿“乱搞”,还有一个细节是宝玉透过对话透露出来的:

(第十五回)宝玉笑道:“你别弄鬼,那一日在老太太屋里,一个人也没有,你搂着他(智能)作什么?”

要知道,秦钟是宁国府少奶奶秦可卿的弟弟,他跟荣国府这边的关系还是有点远的。他竟然能在荣国府老太太的屋里如此放肆,你想想他在宁国府会做下什么勾当吧?

再有一点,姐姐秦可卿死后,秦钟并没有表现的特别痛苦,这也是违背人之长情的,可能就在于他不够尊重自己的姐姐。

说到这里,可能有朋友要问了,秦氏姐弟俩如此做为,是不是乱沦了?

这倒没有,二人并非亲生姐弟关系,秦可卿是其父秦业在养生堂抱养的孤儿。

其二,为秦钟的悲剧命运埋下伏笔。

上边已经提到,智通是要摆脱馒头庵的束缚才委身秦钟的,其目的性很强。因此,此次云雨之后,智通不甘心被“白睡”,必然出来找秦钟负责。

可巧,她找的时候被秦业撞见。秦业发现儿子不学好,和一个尼姑纠缠在一起,大为光火,“将秦钟打了一顿”。然而,秦业本就身体不好,有病在身,这一次竟被儿子“气的老病发作,三五日光景呜呼死了”。

秦钟“本自怯弱,又受了笞杖”,不久,竟也病死了。

至此,秦钟在馒头庵的这次出轨直接害死了他父子二人。

据脂砚斋批注,曹雪芹为了给秦可卿一个体面的死法,似乎特意减少了一个叫“秦可卿淫丧天香楼”的章回,这个章回里说秦可卿是被逼上吊而死。然而,脂砚斋这个人却建议曹雪芹给秦可卿留点体面,所以曹雪芹便将秦可卿之死改成了病死,但曹雪芹又不甘心,改来改去的没改干净,留下了很多味道。

或许是由于这个原因而少了许多细节,很多读者在读到馒头庵一节之后的章回时,便会有一种“突兀”之感:怎么曹雪芹一定要秦钟死呢?又为什么一定要秦业死呢?是不是太过巧合了?

这恐怕是很多读者一下子都无法接受的一点吧?

说完了秦钟,我们再来看另一个主角王熙凤。

馒头庵里的静虚老尼,为了帮着张金哥的父母拆散张金哥与守备儿子的婚姻而改嫁李衙内,求到王熙凤身上。王熙凤本来不愿意管,却被静虚激了一句:

“虽如此说,张家已知我来求府里,如今不管这事,张家不知道没功夫管这事,不希罕他的谢礼,倒像府里连这点子手段也没有的一般。

静虚的话透露了贾府和馒头庵非常亲密的关系。静虚能求到王熙凤头上,没有足够的交情是不可能达成的。

凤姐受不了:“……凭是什么事,我说要行就行。你叫他拿三千两银子来,我就替他出这口气。”

后来,凤姐果然收到了这三千两银子,将婚给退掉了。只可惜张金哥和守备的公子想不开,双双自尽了。

——事后,有人说王熙凤为了3000两银子害死了这两个年轻人。然而,事实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王熙凤也就是想着拿钱办事而已,是张金哥的父母找到静虚又找到她来办这个事,是他们贪念李衙内的荣光才逼死女儿的,跟王熙凤有什么关系呢?

王熙凤在馒头庵办理这个事,实际上就是为了后文做铺垫,表现了王熙凤处事,以及为荣国府谋财的能力,方便读者更好的理解这个人。

还有一点值得说一说,就是这里王熙凤一办事就要3000两银子!

3000两是个什么概念?

刘姥姥一年的花费才20两,这大约相当于她一家四口150年的花费了;像秦业这种下品官员死时,一生的积畜也才不过几千两……如此算来,这3000两约相当于现在的一两百万人民币。

是以,当笔者重温这个细节时竟吓了一大跳:怎么要那么多钱?显然,办这个退婚根本要不了那么多,也就是管家来旺跑了次腿而已,这钱大部分是被贾府落下了——这些钱也仅够荣国府上下560口人一年的花费而已。如此一说,大家就可以看出王熙凤有多势力了吧?

3000两是一笔大钱,对于张金哥的父亲张财主而言,也是一笔大钱——他再怎么有钱,也比不过贾府!因此,张财主退婚是付出了的巨大成本的。这就好理解为什么面对女儿金哥的请求,他坚决不允了。只是他没想到,如此一来,女儿张金哥被逼到了自杀的道路上。

除了帮助大家理解张金哥的死因外,这3000两银子,更像是曹雪芹投到读者心里的一个“水雷”——闷声炸起,等到读者在心里上接受这个数值时,你再往后看,读到什么两三百两银子时,就会觉得没什么了,甚至于都没搞明白贾府是如何衰落的,而完全融入到故事中了。

是的,曹雪芹经常这样操作,在看似平常的叙述中“夹私货”来骗过读者,等到你读完以后,又仿佛觉得哪里不对?哪里不对呢?得,还是再看几遍吧?再看的时候,又发现了新的问题,没办法,只能继续下去……

如此往复,红楼梦就成了一部名著了……

你看,单纯一个馒头庵,我们就能解读出如此多的东西,你说曹雪芹的文字功底该是多么了得……

(参考:《红楼梦》)

(网图、侵删)

网友回答:
曹雪芹为什么要在《红楼梦》中,描写一个藏污纳垢丑陋不堪的馒头庵?

曹雪芹在《红楼梦》里描写了一个藏污纳垢的馒头庵,有两个方面的作用:

一、馒头庵里藏着秦钟的真正死因

贾蓉的媳妇秦可卿死后,在停灵做道场的七七四十九天之内,秦可卿的父亲秦业因身体不好为由没有出场,秦可卿的娘家只有她的弟弟秦钟一直在贾府呆着,送了他姐姐最后一程。

表面上看起来是为了送她姐姐,实际上他就是为了陪着贾宝玉玩耍,尽职尽责尽情的玩耍。秦可卿活着的时候,秦钟把她气得不轻;秦可卿死后,秦钟与贾宝玉更加不顾及脸面了。

俗话说“佛门乃清净之地”“出家人以慈悲为怀”,庙宇相对于喧嚣的尘世应该是人世间的净土;但是《红楼梦》里的馒头庵却是一个藏污纳垢丑陋不堪的所在。年轻的尼姑智能儿完全无视清规戒律,与秦钟恣意鬼混。

在馒头庵,智能与秦钟、秦钟与贾宝玉三人之间不知做出了多少见不得人的肮脏勾当。

在遇见贾宝玉之前,秦钟是一个清秀而腼腆的、懂得读书学习的一个三好少年;但是在遇见贾宝玉之后,迅速的被贾宝玉同化,从内到外几乎变得无一处干净的地方。那个干净又纯情的少年一遇见贾宝玉就像洁白的冰雪被扔到了污水里。

秦钟从遇见贾宝玉到他死亡一共几个月的时间,曹雪芹把他死亡的主要原因隐藏在了馒头庵里。

秦钟的小身板本来就清秀单薄瘦弱不堪,但是在馒头庵里,一边应付智能儿一边应付贾宝玉,致使他“咳嗽伤风,懒进饮食,大有不胜之态”,病了没多长时间就一命呜呼了。

最讽刺的是,别看不生病的时候关系特别好,一旦生病贾宝玉就不愿意见他了。“宝玉便扫了兴头,只得付于无可奈何,且自静候大愈时再约。”意思是当秦钟生病的时候贾宝玉并没有去看望他。

封建剥削阶级就是这么薄情!

二、暗示芳官的结局

芳官是戏子出身,贾府被形势所逼解散戏班子的时候,她因贪图贾府的荣华富贵而留了下来。因为长的好看被留在了贾宝玉身边。

芳官是一个特别会做戏的人,为了讨得贾宝玉的欢心,不但每天无所事事,而且还会时不时的弄坏个闹钟什么的;不但吃东西挑肥拣瘦,而且连贾府的二少爷贾环也不放在眼里,而且还会率领其他三官围攻赵姨娘。

芳官最可笑的台词是说赵姨娘:“你打得起我么?你照照那模样再动手!我叫你打了去,我还活着!”赵姨娘好歹也是贾府正经主子贾政的姨太太,是探春和贾环的母亲,在整个贾府里紧挨着王夫人排在王夫人的下面,她打一个小戏子还是打得起的。打十个小戏子也绰绰有余。

芳官最后戏精加身,充分的利用了自己的专业特长:

芳官直挺挺的躺在地下,哭的死过去。

王夫人撵芳官的时候,她又来了一次卖力的演出:“……他就疯了似的,茶也不吃,饭也不用,勾引上藕官蕊官,三个人寻压觅活,只要剪了头发做尼姑去。”

书中交待:

当下因八月十五个庙内上供去,皆有各庙内的尼姑送来供尖之例,王夫人曾于十五日就留下水月庵的智通与地藏庵的圆信住两日,至今日未回,听得此信,巴不得又拐两个女孩子去作活使唤。

水月庵就是馒头庵。

馒头庵里的静虚老尼,为了能得到些好处,曾不惜帮着张金哥的父母拆散张金哥与守备儿子的婚姻,最终导致张金哥与守备儿子双双自杀。现在又出场了奸滑的智通和圆信,可见尼姑庵里也都是些卑劣不堪之人,尼姑庵也不是什么清静之地。

芳官本就是个好逸恶劳贪图享乐的戏子,贾宝玉给她起外号“野驴”她都能欣然接受,说明她不是一个有自尊心的人;将来在馒头庵,不但物质生活不如她意,精神上也会寂寞难耐,所以芳官势必会堕落,最后与庵里的老尼姑们同流合污,从而更加污秽不堪。

馒头庵是贾府的一角,馒头庵的肮脏,意味着整个贾府都是肮脏的,乃至整个社会都是肮脏的。

宁国府肮脏自不必论,荣国府也并没有输给宁国府。贾宝玉不但调戏母亲的婢女金钏,而且还睡了祖母的丫鬟袭人;不但勾引堂哥的小妾平儿,而且引诱表哥的侍妾香菱。

贾宝玉才十五六岁就如此有才就能做到如此地步,将来成年之后肯定会做出更加惊天动地的成就,肯定会轻轻松松的超过贾珍。既然贾宝玉是贾府大权的接班人,在败坏自家门风这件事上,当然要做得更加的出类拔萃众人莫及才对,这样贾府才能更快的败落下去。

上流社会腐败不堪,底层老百姓饥寒交迫,整个社会已经都腐烂掉了。被压迫者反正横竖左右都是死,他们能不拼死一搏吗?


网友回答:

谢谢邀请!

曹雪芹不仅生动描写了一个藏污纳垢丑陋不堪的馒头庵,而且在曹雪芹笔下的那些方外人士,几乎没有一个好货色。

一、馒头庵里王熙凤和净虚完成了一桩致人性命的交易。

因为净虚老尼“一事相求”,王熙凤就“出手相助”,表面上看起来是急人之难,但从俩人的对话来看这可不是两个人之间第一次有交易往来。净虚敢接手衙内的事,就说明她这一套干得熟门熟路。王熙凤一激就应,说明净虚太了解王熙凤了,或者说她太了解人性了。

庵里本该是吃斋念佛普度众生的地方,却成了藏污纳垢的地方,方外人士却一直在暗中谋利,这是个悲剧,更是巨大的讽刺。

二、馒头庵为秦钟敲响了丧钟。

秦钟就是因为在馒头庵跟智能儿行“好事”得了风寒,不久之后就一命呜呼了。秦钟之丧仅仅是秦钟的问题吗?秦钟如果跟智能儿不熟,大概也不会走到这一地步。智能儿跟着师傅熟练地行走贾家,平常对净虚的那些行为应该也是看在眼里的。师傅为人不正,能带出什么好徒弟来?秦钟馒庵得趣是因为有智能儿配合,这本该是清净之地,却像庵里的掌门人净虚一样,徒有了一个“净”字。

三、馒头庵僧尼合住成笑话。

元春省亲之后,贾家招来的小沙弥小道士便没了用场,贾芹的母亲求了凤姐给贾芹谋得管理这拨人的好差使。然而,贾芹是怎么管的呢?第五十三回中贾珍说他:“你在家庙里干的事,打谅我不知道呢?……称王称霸,夜夜招聚匪类赌钱,养小老婆子。”我们知道贾珍在这一方面也是很没有道德情操的人,他能这样骂贾芹,可见贾芹有多过分。

于是有人给贾府贴了这样的顺口溜:“西贝草斤年纪轻,水月庵里管尼僧。一个男人多少女,窝娼聚赌是陶情。不肖子弟来办事,荣国府内好声名。”

四、仅仅是馒头庵如此吗?

行走于江湖的这些人,作者写了不少。比如说后来的给赵姨娘魇魔法的马道婆,给宝玉保媒的张道士。他们每一个人都干着无利不起早的活,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都是依附于贾家的寄生虫。干着摆不上台面见不得阳光的勾当。

“纵有千年铁门限,终须一个土馒头。”出自于范成大的《重九日行营寿藏之地》,这句话告诉我们,不管你在世的时候是何等的风光,最终化作都是那一抔土,谁也不比谁多多少。但是,在走到那一步之前,没有一个人能够看得透,大家都在蝇营狗苟,都在争名夺利,连看似原本应该清净无欲无求的方外人士也不例外。

这就是作者想要展现的社会真实。可笑吗?当然!可是,当身处其中的每一个人都扮演自己扮演的那个角色的时候,大概不觉得可笑。正如唐寅在他的《桃花庵歌》里写道的:“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网友回答:

我认为有两方面原因。

一是为了暗示贾府的堕落,走向死亡是必然。

二是为了描写女性的悲哀,连女尼也不例外。

先说第一方面。

“纵有千年铁门槛,终须一个土馒头。”曹雪芹借妙玉之口,说古人自汉晋五代唐宋以来皆无好诗,只有两句好。

这两句诗摘自南宋诗人范成大的《重九日行营寿藏之地》,是什么意思呢?

过去封建贵族家庭或者富豪人家会被称做门槛高,将门槛修建得很高,表示本户人家人来人往,人丁兴旺,如果是普通的门槛很快就被踏平了。这也体现了住宅的气派,一般人要跨过去都要费一番力气。

而且最有钱和最有势的人,他们的门槛要包铁皮,他们希望自家的铁门槛可以存在一千年,也就是希望祖宗创下的基业可以万世不倒。但是就算这个铁门槛能够存在一千年,人也活不到一千岁,到头来也只剩一个坟头而已。

铁槛寺是贾府的家庙,是停灵办丧的地方。自然也寓意着贾府世代昌盛。

可是在铁槛寺不远处,却还有一座尼姑庵,因为蒸的馒头好,所以又叫馒头庵。

万年铁槛寺旁边,一座小小的馒头庵。

曹雪芹从一开始便隐示了贾府的衰败。

再加上世故圆滑的净虚老尼姑,跟秦钟欢好的智能女尼,还有贾府行将败落时,同贾芹淫乱的一干做了女尼的戏子。本是佛门清净地,却成了最为污秽不堪的地方。

正应了柳湘莲对贾府的评价:“除了那两个石头狮子干净,只怕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

再说第二方面。

曹雪芹是大师级文学巨匠,在红楼梦里,他描写了数百个女性人物形象,但大多都以悲剧收场。在当时的封建社会礼教下,任何女性都无法追求自身的爱情幸福,都在压抑扭曲着本性。

第十五回《王凤姐弄权铁槛寺 秦鲸卿得趣馒头庵》,说的是秦钟跟智能儿在馒头庵的不堪。受了男女之事蛊惑的智能儿,私自出逃去找秦钟,被秦业撵走。书中没有交代她的下落,但在那个社会必然没有好下场。

第九十三回,《水月庵掀翻风月庵》。因为元妃省亲买来的二十四个女孩子,因为抄检大观园,大部分去了水月庵当了女尼女道。贾芹负责管理水月庵事物,被人告发跟女尼胡搞,揭发信都被贴到贾府墙壁上。

西贝草斤年纪轻,水月庵里管尼僧。

一个男人多少女,窝娼聚赌是陶情。

不孝子弟来办事,荣国府内出新闻。

出了这事以后,贾琏护着贾芹,敷衍了事。最后这些女尼,不免又是被卖走的下场。

其实还有一个在曹雪芹心目中是一个女神级存在的女尼,

最后的下场也很悲惨。

她就是恋上宝玉的栊翠庵女尼妙玉。

“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

这是曹雪芹给妙玉的判词。

第八十七回。贾宝玉到蓼风轩找惜春,正遇妙玉惜春两人下棋。他忽然发笑,唬了两个女生一跳。宝玉先是笑问妙玉,\”妙公轻易不出禅关,今日何缘一走?\”

妙玉听了,忽然把脸一红,也不答言,低了头自看那棋。宝玉又陪笑,\”倒是出家人比不上我们在家的俗人,头一件心是静的。静则灵,灵则慧。\”

他还未说完,妙玉微微的把眼一抬,看了宝玉一眼,复又低下头去,脸上的颜色又红晕了起来。

面对宝玉,两度脸红心跳。后又以不认识回路为由,请宝玉送她回寺,像极了恋爱中的男女。

青灯古佛下的妙龄女尼,对宝玉动了情泛了春心,强自坐禅以致走火入魔。

在第一一二回。盗贼闷香薰倒妙玉,抱起轻薄了一会儿,\”妙玉心中只是如醉如痴\”,及至后来屈从又被杀。

综上,曹雪芹馒头庵藏污纳垢固然暗示着贾府的败落。

但更为重要的是,这些如花似玉的女尼,总也逃不过悲戚的命运。或许,这才是曹雪芹的真意所在。

网友回答:

你认为寺庙都是一片净土呀,圣贤也有错,何况一介小庵,里边都是普通人,或穷人为一口饭而出家的小姑娘,在青春期难免不受大户人家的诱惑或胁迫,再说人都有七情六欲,这就没什么可说的了。

网友回答:

因为曹雪芹笔下的故事,本来也不是空穴来风。在明清两朝的后期,尼姑庵藏污纳垢的新闻层出不穷,让人看了就三观尽毁。

比如在明朝万历年间,苏州就发生过一起尼姑“多人运动”事件。在当地的巡抚发现之后,就把所有犯了错的尼姑挨个过秤,然后按照猪肉的价格,论斤卖给了光棍们。

按说这种事情,都应该背着别人做。那位巡抚大人,是怎么发现这种事情的呢?因为他接到当地人的报案,一个少年误入了尼姑庵,被尼姑留宿之后,却再也没有出现。后来他才发现,这个少年被尼姑们留在了这里,然后每天做多人运动,最终死在了尼姑庵里,最后才被尼姑偷偷埋掉了。

如果不是因为闹出了人命,这事情还不知道要被瞒上多久。

其实在正规的佛门静修之地,是不会出现这种事情的。但是寺庙、尼姑庵的数量众多,总会有一些地方管理不到位。更兼在明末时期,稀疏的资本主义萌芽开始出现。在新社会风潮的冲击之下,佛教思想自然遭到了冲击,从而在社会的发展下急剧衰退。而这一切,都为这种异常的情况埋下了伏笔

因为尼姑庵的管理愈发混乱,所以进来的人也越来越杂。一些混得不太好的妓女,也混进了尼姑庵里。而中国的某些文人墨客,又对青灯古佛下的女人,有着特别的癖好。当他们遇到了妓女出身的尼姑时,双方一拍即合,不可描述的事件就出现了。

如果是普通人家出身的尼姑,通常只会念念佛,挑挑水,洗洗衣服,种种果菜。但如果只会做这些工作,也不过是勉强混个温饱而已。尼姑庵的大宗收入,其实还是来源于俗客的随喜打赏。那么问题来了,能在这里充当住持,和俗客攀谈的尼姑,必须得是人情练达,能说会道的人。如果站在这一点来分析,那些妓女出身的尼姑,干这一行绝对有优势,一般人还真的比不了。

讲什么三纲五常,仁义道德;说什么佛门静修,清规戒律。如果连饭都吃不上,那么前面说的一切,就都是扯淡了。因为生存大于一切

而《红楼梦》里的馒头庵,本质上就是贾府的附庸。他们至少不用公开面向社会,兜售门下的小尼姑。但另一方面,秦钟和小尼姑智能儿成天胡天胡地,住持静心却不闻不问,装聋作哑——如果真的得罪了秦钟,说不定馒头庵就财源不保了。

这种关系,有点像韩国财阀与韩国女明星的关系。虽然让人三观尽毁,但也达成了一种微妙的平衡,那就是“定向包养”。

而曹雪芹对秦钟、智能儿的描绘,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已。这馒头庵的背后,究竟还有多少这类的事情,我们几乎无从揣测,也难以想象。

我们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揣测:贾府里的小戏子芳官几人,想去尼姑庵削发出家。王夫人坚决不允许,认为这些人玷污了佛门圣地(这是哪门子的佛门圣地)?但馒头庵那边的姑子,却一口应允了下来。将来这些小姑娘,会被尼姑庵逼迫做些什么事情,我们几乎无法想象。

这正应了柳湘莲的那句话,“只有宁国府门前的两个石狮子,是干净的。”

直到当代社会,也有人喜欢搞这种特殊的“制服诱惑”。譬如就有这么一位,自称是峨眉派的第68代传人。人生目标则是来到俗世筹集善款,重修山门,希望有缘人多多支持。最后特意强调,自己是176D。翻译过来就是身高176厘米,D罩杯。

晒这么个数字,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啊。

玩笑归玩笑,这位的真实身份,其实是有待考证的。在我们如今这个时代,因为持续大力整治,所以这种情况,基本上就已经销声匿迹了。

是现代商业社会的契约精神,以及良好的营商环境,完善的社会规则,才让各行各业得到了发展,其中当然也包含尼姑庵这类的组织。单单是游客的香火钱与打赏,就足以让尼姑们衣食无忧了。“仓廪实而知礼节”,那种藏污纳垢的现象,自然也会随之消失不见了。


我是@渭水徐公,老李校长&朝闻道写作社群mcn主理人,带领400+作者靠写作实现副业变现。

关注我,你将在我的主页看到更多写作变现的独门秘籍。

名 称:
邮 箱:
留 言:
郑重声明:XXX摄影所展示的作品均来自真实客人定制照片,并经由客户本人同意在XX唯一官方网站行发表。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用于任何商业用途,违者必究!
Works on display are from real customers custom photos, and I agree by the customers official website be published. Shall not be reproduced without permission or used for any commercial
版权所有 ©2022 蓝冠注册官网-首页 | 技术支持: 站长素材
Copyright © 2022 | http://www.nsfcms.org, | E-mail:请输入电子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