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的“打生桩”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这么做?

发布作者:[db:作者]
发布时间:22-02-19

网友回答:

近代的1929到1936年,广东掌握在军阀陈济棠手里,在1933年,极其迷信方术的陈济棠在广州修建了一座大桥,叫做海珠桥。

在建设这座大桥的时候,珠江一带时常出现风雨,大桥工程难以进行。

为了尽快完成修建大桥的工程,陈济棠听信方术之言,在打桩的时候,将一对童男女灌醉,绑在了撬装之内,活生生沉入了珠江江底,以此保证大桥的质量。

而用童男女这样的活人,作为建筑物的祭祀,在古代就被称作是打生桩,这种古老而又极其邪诡的秘术,主要用于建筑领域,在东亚的古代是很常见的。

不知打生桩的具体起源是在什么时候,而传说最早阐述这种秘术的,就是鲁班。

传闻木匠之祖鲁班认为,人们在一个地方进行施工的时候,大兴土木破坏土石,会破了当地的风水,惹怒这一带的鬼神。

也正因如此,古时候进行建筑工程的时候,时常会有意外发生,弄得人们很害怕。

为了平息鬼神的愤怒,所以需要将活人作为祭祀,活葬在工地之上,算是一种献祭,被活埋了的人就被称作“生桩”,献祭之后,就成了建筑的守护者,维护建筑的稳定。

而据说记载这种秘术的《鲁班书》,并非是一本单纯的建筑方法书籍,而是一本记载了大量方术的古籍,其中有很多古怪的道术,以及相关解除的咒法,自然也包括打生桩。

以前的人,在开山修路的时候,经常遇到各种意外,人们不明就里,以为是鬼神作怪。

想来想去,人们觉得,用献祭的方法来打通相关的环节,才能让工程顺利继续下去。

一般来说,小的工程,用些动物就行,很多人盖房子什么的,都会杀只鸡宰头羊,用各种牲口家禽来作为献祭,但有些比较大的工程,就不能用这种牲畜来献祭了。

古代宫殿、城池的建设,还有 其他大型工程的建设,动物之类的祭品不够,因此人们觉得要用更加珍贵的礼物作为献祭,那就是活人。

人是万物之灵,也不知这种事到底发源于何时,人们开始将童男女作为献祭的礼物。

传闻秦始皇修建万里长城的时候,就曾下令打生桩,后来的汉朝陈琳在《饮马长城窟行》当中写道:“君独不见长城下,死人骸骨想撑住。”

从先秦时代,一直都近代时期,打生桩用活人献祭建筑工程的风俗,从来就没有消失过,甚至在有些朝代非常盛行,晚清之后,尤其盛行于南方地区。

不仅仅是在中原地区,像是朝鲜半岛还有日本,也都有打生桩类似的风俗。

在日本,有个专门形容献祭活人的词语,称作是“人柱”,这些人就是为了供奉神灵,为了祈求心中所愿,将活人埋入土地或者沉入水中。

很多的日本城池,在修建的时候,都有将活人埋进地基的记载,到了明治时期依旧。

而像是半岛之上,也曾有很多的记载,通常是用于建造宫殿的时候,将童男女作为献祭。

整体来说,打生桩就是古代技术不成熟的时代,人们觉得用活人献祭能够让鬼神安宁,从而使得工程顺利进行,并维持安全的做法,这是非常可怕而且毫无道理的术法。

网友回答:

简言之,古代人每逢较大的工程,比如建大的桥梁、高台等等,为防工程不顺,故将童男童女活埋,近似于奠基石的意思,以祈工程顺利平安。

打生桩是种残忍的仪式,但是远古时代的人,把奴隶杀了祭天,活人殉葬,这似乎在当时是司空见贯的事。也有人相传鲁班建大工程时用过此法,史无证据,只当传说罢了。

据说民国时期南方一大军阀,在修大桥时用过此法。这种愚蠢而又灭绝人性的法子,毫无科学性,是断不可取的!也是现代法律所不容的!

谢谢!

网友回答:

打生桩是古代的一种习俗,有打硬桩和打软桩两种做法,说白了就是大型的桥梁以及道路修好之后,然后找个“人儿”来日夜守护。

什么叫打硬桩呢?有的人说就是找个活人儿埋在下面,这完全是扯犊子的说法。古代的工匠都讲究有因有果,平白无故结束一个大活人的性命,那可是大忌讳,是万万不可能的!

真正的打硬桩,其实是出银子买通当地的监斩官儿与刽子手,定好执行死囚的数量和执行日期。在桥梁竣工的那天,就需要执行几个死囚。

先是让死囚吃饱喝足,问清楚死囚的姓名,给他们一人一点银子。然后,刻几个小石人儿,每个石人儿后面都刻上一个死囚的名字。最后,每个死囚下放上刻有他名字的小石人儿,再执行死刑。所有流程都完成后,再将那几个小石人儿埋在工程下面。

打软桩流程其实差不多,就是在工程竣工的当天,石匠就拿着一包当地人凑的银子,等着有人路过。

当有人要路过的时候,石匠就会赶紧上前,然后递上那包银子,问那个路人的姓名,表示想要交个朋友。如果那个路人接下银子并告诉姓名,石匠就会照着那个路人的样子刻上一个小石人,石人背后刻上那个路人的名字,最后将小石人儿埋进工程的下面。据说,接下来,拿着那包银子的路人,很多都会因为疾病或者意外很快去世。

当然,这些都是古代的一些习俗,根本没有任何科学依据可言,而且早已淹没在历史的长河里面。这其实,只是一种空穴来风的习俗,当然,也代表了古人希望桥梁道路永远牢固的朴素愿意吧

网友回答:

所谓的“打生桩”是一个违背天理之词,说白了就是把人当作奠基时的祭品,给活埋了奠基

在传统建筑行业中,一直以来关于“打生桩”的传说,数不胜数。也不不少作者围绕“打生桩”发表过诸多文章,但我再读过部分相应的文章后,觉得关于这些文章中关于“打生桩”的解释,有不少值得商榷的空间。

首先,我们要了解古人为何要做“打生桩”这件伤天害理的事,才能更好的对其置评。

按照传统的说法,是因为在建筑活动中,破土动工直接将原本风水局势给破坏了,这无疑惹怒了当地的牛鬼蛇神。为了安抚它们,古人们不得不举行相应的“献祭”,来获取安宁与保证工程顺顺利利进行,至于是否真的有用,我们不得而知。

只不过,这个所谓的“献祭”说起来“轻松”,但真正实施起来就变得“异常残酷”!在“打生桩”中最常见的方式,便是将童男童女活埋在地基中、大桥桥墩内,起到一个“献祭”的作用。

那么,这样残忍的事情,在现实生活中到底存不存在?有什么案例?

上个世纪30年代,陈济棠主政广东时修建广州海珠桥为例,在民间便一直有其在修建过程中动用500童男童女“打生桩”的传说在。

2006年,香港公主道某水管工程施工过程中,有工人在施工过程中突感身体不适,停止施工后又奇迹般的好了,一度让人觉得“不干净”。后来,在地下发现了至少七副儿童的骸骨,于是人们纷纷认为这是古人“打生桩”所留下的。不过,按照警方调查结果,这地方在早前属于乱葬岗。也就是说,这七副儿童的骸骨并非“打生桩”所留,但是这一说法并不能得到所有人的认同。

再如几年前的热帖《山大诡事》中,便提到了某大学内的电教北楼存在“打生桩”的情况等诸多传说,甚至后来还被写进了民俗论文里,当然,我还是保持我的意见,认为这里面的事多半为假,或者说有一部分是真的,但绝不是全部!

我们在来说说孔飞力先生的大作《叫魂:1768年的中国妖术大恐慌》这一经典名作中,便曾提到过古人将人的毛发埋入建筑基底奠基的行为。

所以,我们可以确定的是“打生桩”这一行为确实存在,至于它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还有待我们继续深入研究。

在《晋书·载记三十·赫连勃勃》中有这么一段记载:阿利性尤工巧,然残忍刻暴,乃蒸土筑城,锥入一寸,即杀作者而并筑之。

这里面说的是被人广为讨论的“打生桩”经典案例——“统万城”。只不过我认为统万城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打生桩”。说白了统万城更多在于铲除异己,它存在的主要目的并非是为了平衡风水或安抚鬼神;其真正的目的是以近乎变态的手段,起到对“敌人”的惩戒和震慑!

事实上,真正与“打生桩”类似的,应该是“投神炉、请锅神”之类的。

所谓的投炉神便是在铸造过程中,如果出现不顺利的情况,便需要有人投身炉中献祭,而投身炉者则被奉为神,冶铁业中称他们为“涌铁夫人”、铸钟业则称为“铸钟娘娘”、铸锅业则城“请锅神”……

这些,在我们今天听来温情的“神名”,事实上反应的却是古人残忍的“献祭”习俗。

我们继续回说到打生桩,根据鲁班书所言,动土会惊动土地,需要活人打生桩,以活人祭平衡一方鬼神。那么到底有没有人这么做呢?有!听一些做工地的老师傅讲,他们曾在修大桥时,桥桩怎么也无法打下去,于是项目经理便让其中一个工人下去检查一下到底是什么情况,接着便直接往下倒了一车混凝土,最后赔偿了人家八十万,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就是这么一件事,老师傅说的含糊不清,可就是令人极度不适,具体是真是假,我无法断定,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根据现在大众最为接受的观点,“打生桩”最早可以追溯到工匠祖师鲁班的《鲁班书》中,总的来说和匠人之祖鲁班大师有脱不开的关系。

但,事实上到底是不是这样,我们不得而知。据目前考古发掘显示结果,最早的“打生桩”出现于二里头遗址。我们遗址中古城的地基中发现了古人用于奠基的婴儿骸骨。对此,专家表示,在我国早期便有用成年人奠基,此次在二里头遗址首次发现几个月大的婴儿的情况极为罕见!

对于古人来说,婴儿是这个世界上最纯洁、天真的存在,给人一种神圣的感觉,而大家也都非常喜欢婴儿,所以在他们的认知里,认为他们的神灵也一样喜欢婴儿,于是就有了奠基时将其献给神灵的行为。

像素想和大家说的是,身处不同时代,我们不能以我们今天的眼光,去看待那个时代的事物。截然不同的观念,让他们对死亡的看法与我们不同,或许在今天我们觉得这是在掠夺一个孩子的生命,可对那个时代的父母而言,他们则认为自己的孩子是到了神明的身边。

后来,我们又在四川大邑县高山古城遗址发现了多个“活人祭”的坑座和与孩童墓葬,专家推断这也可能是“打生桩”。

综合以上两点,我们可以断定的是“打生桩”远早于鲁班大师所处的春秋时代,也就是说网络中诸多关于“打生桩”出自《鲁班书》的说法是错误的!很多是历史的层累与追附罢了,大家切勿偏听偏信。

而且,那本被传的神乎其神的《鲁班书》,又是否真的存在,我们不得而知,起码就目前而言没有任何一本书与《鲁班书》相符,更没有任何史料可以证明它存在,乃至“曾经”存在过。

另一方面,在中国古代,这些拥有一技之长的匠人们,地位低下,深受士大夫阶层的鄙夷。时代的限制让他们根本没有可能实现自我实现,最终只能依靠神话传说与自身掌握的“秘术”来获取人们的尊敬。这也是为何在中国古代,那些匠人们讲究“单传”、“秘籍”的重要原因。

最后补充一下,“打生桩”这样的行为已经成为过去,现代社会不允许这样的陋习存在!当然我相信在未来依旧会有“打生桩”的风言,因为这符合人类的猎奇心理,或许另类的东西“魅力”永恒不变吧。

此外,事实上这一习俗在今日依旧有一定程度上的保留,只不过“献祭”的对象变成了活鸡、猪、牛、羊家禽来代替。

不管如何,总之“打生桩”已经永远地走入历史的长流中,这便是最大的幸运与历史的进步。

网友回答:

一“打生桩”起源于鲁班

“打生桩”是指在建筑工程中,比如桥梁、隧道、高楼等,用活人来献祭的行为。不过,在正规书籍里是没有打生桩这种记录,一般常见于民间传闻。

而在民间传闻中,打生桩起源于木匠祖师爷鲁班所授秘术。

鲁班原名叫公输班,因为是战国时期的鲁国人,所以一般都叫鲁班。

历史上的鲁班是一个建造大师,他曾经帮楚国制造云梯,木工师傅们用的手工工具,如钻、刨子、铲子、曲尺,划线用的墨斗,据说都是鲁班发明的。

然而,在民间传闻中,鲁班确实一个近乎半人半神的存在,各种手工行业,比如木匠、瓦匠、石匠等都把鲁班奉为祖师爷。

传说,鲁班将他的平生所学和技艺经验,总结成了一本书,命名为《鲁班书》。

《鲁班书》里记录了大量奇门遁甲、土木建筑、机关制作等内容,但是修习此书的人有“鳏、寡、孤、独、残”任一项的诅咒,因此《鲁班书》又叫《缺一门》。

“打生桩”一事,据传就是流传自《鲁班书》。

二“打生桩”是用活人奠基

根据《鲁班书》里记载,在大型工地、建筑设施动土时,会惊扰到地下的鬼神,导致招来厄运,建筑工程会发生意外,即使是建成,日后也会出现各种奇异问题。

这时候,就需要用活人来献祭,安抚鬼神,平息鬼神的怒气,让工程顺利进行,这就是所谓的“打生桩”。

唐朝时期就记载了一次打生桩事件。

唐太和六年(832年),浙江鄞南平原它山畔的樟溪河边,县令王元章垂手伫立,眉头紧锁,神色凝重。

当初,他为了免除当地百姓遭受洪涝之苦,动工兴修堰坝。

不料此处溪流湍急,连日来打入河底的木桩竟无一例外被冲走,眼看八月十六潮汛将至,他不禁忧心如焚。
这时,一位名叫皇普彦直的马房班头,见王县令为筑堰之事日夜忧劳,对县令的清政爱民钦佩不已,便主动请缨下水护桩。

王县令深知这是事关生死的冒险之举,然而形势所迫,也只得一试了。

为了稳妥起见,他向全县贴出告示,招募青壮年参加。

县里的青壮年积极报名,王县令从应征者中挑选了十名青年,他们在衙门前朝南而跪,对天盟誓,结成异姓兄弟,愿为子孙后代献身。

第一位叫钟士全,世以开塘采石为生,第二位就是皇普彦直,第三位是司徒俊,第四位是朱承祖,第五位是万义成,第六位是金戈,第七位是木匠徐世高,第八位是魏会,第九位叫焦友,最后一位则是释道清和尚。

次日清晨,十兄弟一起来到工地。骄阳似火,潮水汹涌,闻讯赶来的百姓们在两岸围观,脸上也露出惊惧之色。

十兄弟齐心协力,将粗大的木桩打入河底,但是刚一转眼,木桩就被巨大的水流冲走。

眼见木桩迟迟不能打成,十兄弟心急如焚。就在最后一个木桩打入时,十兄弟手挽手,相约跳入汹涌的河水中。

这时候,奇迹发生了,人们惊讶的发现,浪头过去后,木桩稳稳的立在河底,但是十兄弟早已没了身影,他们用自己的献祭换来了工程顺利进行。

它山堰建成后,人们在旁边建了座它山庙,为十兄弟立了十尊塑像,以此来感激他们为了它山堰的修建而献身,让他们永远后后人瞻仰。

三 近代也有“打生桩”的记载

在上面讲的这个故事中,十兄弟是为了修建它山堰,主动跳入河中“打生桩”的,是主动牺牲自己,来换取河坝修建成功。

然而,之后关于很多“打生桩”的记录,都是被动打生桩,这里面更多了一些残忍和神秘色彩。

广州珠海桥“打生桩”事件就是其中比较有名的。

民国时期,“打生桩”在我国南方一带依然很流行。

当时,主政两广的是军阀陈济棠,陈济棠表面一副痴傻萎靡的模样,所以人送外号“瘟猪棠”。

陈济棠十分迷信,尤其痴迷于风水术,不管遇到什么事都要请风水师傅来决议。

1933年,陈济棠决定在珠海修建一座跨江桥梁,来加强联系。

以当时中国的工程技术水平,要修建这样一座史无前例的跨江大桥,难度无疑是巨大的。

据当地人传言,陈济棠为了施工顺利,听从风水术士的建议,将一对童男童女分别打入桥头和桥尾的桩底,以保证桥梁建成后永远不倒。

另外一个“打生桩”的著名传说,则与四川泸州长江大桥有关。

据传,上世纪80年代,泸州长江大桥在修建时,桥体5号墩用尽各种方法,却始终都无法下桩。

一位工程师见状上前查看,不慎桥墩坑中身亡。说也奇怪,这时候桥墩就顺利下桩了。

因此,5号墩“打生桩”一事就传开了。

四 “打生桩”的传说源于民间对鬼神的崇拜与敬畏

虽然在民间传说中,“打生桩”一事源于《鲁班书》,但是根据专家考古发现,国内使用活人献祭来进行房屋奠基的行为,早在6000年前就有了。

在6000年前新石器时代的西安半坡遗址,以及5000年前的郑州西山仰韶时代遗址发掘中,都发现部分房屋建筑、城墙基地中有婴儿骨骸,证明在那个时代,就有用活人献祭来打地基的习俗。

其实,“打生桩”传说不仅中国有,外国同样有。

据朝鲜史书记载,在高丽时代,有一个国王名叫忠惠王,此人荒淫无道,残忍异常。

有一次,他建造了一座新宫殿,为了宫殿施工顺利,他竟命人去找百姓家的小孩来“打生桩”。

一时间,“王将取民家小孩数十埋于新宫基础下”的传言遍布京城,京城百姓听闻后,纷纷带着儿女出逃,致使京城一片混乱。

无独有偶,日本也有“人柱”传闻。

13世纪的日本名著《平家物语》就提到了“人柱”一事,即筑岛造桥时,遇到特殊困难,往往把活人沉到河底,乞求河底的河神宽恕保佑。

这里的“人柱”,其实和中国民间传闻的“打生桩”是一回事。

其实,不管是“打生桩”,还是“人柱”,究其原因,都是人们对于未知事物的恐惧,对鬼神的畏惧而发展出来的,本质上是迷信行为。在科学昌明的今天,这种残忍、无知的陋习应该遭到摈弃。

网友回答:

拿孩童祭祀,是最遭神痛绝的事,上帝都要流泪,古时候的迦南人,中原人,包括韩国学生沉船,都是用童男童女祭祀。邪教,最邪恶的邪教。(古迦南地)阿拉伯地区,约旦河东西

网友回答:

不敢说这个话题。

并且觉得非常邪恶与凶残。

一,网上看到,某桥建青年说,工程受阻,总不能夯实。大家悄悄传言要打生桩了,互相告诫上班时不要去崖边,怕被推下去。

二,也是网传,某民工下到桥桩检测。上头人说:不会让你上来了,会给你家人xxx万,你安心去做桥神。

这民工听到那么多钱,想起自己无为又辛劳的一生,同意了,但要求打最后一个电话。

上头同意了,听到民工打了电话说放心吧,我能赚到钱了。

挂了机,才下令倾水泥。

三,司机鸣笛!

网友回答:

我们当地修海塘闸口合不龙,据老人说也打了生桩才造好闸门,不会空穴来风,还有当地在老城墙城门洞下挖出一具白骨,怀疑也是范喜良一样的悲剧人物

网友回答:

打生桩就是祭奠基的一种,古代时常有,现在觉得十分残忍。为了工程的圆满成功,古时候必取此法,可想非常迷信的手段。有的有意用活人祭奠,有的用看热闹的人不知不觉中被成了生桩,重大工程都要选择黄历,使工程顺利至完工。

网友回答:

一个匪夷所思的古代陋习,一个残害无辜生命的鬼把戏。

即使如此,还是有无脑的人继续相信。

如果“打生桩”也可以,进行勘察的工程师、建筑专家们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1、这就是“打生桩”

所谓的打生桩,简单来说就是“活人祭”。

它的所谓“原理”,就是说,每一个新开发的“建筑工地”,都有无数的冤魂在这里,如果一旦施工,那么冤魂就不愿意了,就会努力让工程失败,唯一的办法,就是找“献祭”。

一些家里的工程,宰鸡宰羊就可以。大一些的村里的工程,宰牛,杀猪,总之找大一些的动物就好。

而所谓的“超级工程”,就要“万物之灵”人来祭奠。

所以,你看“生桩”两字,就是用“生命做桩”。

特别是修大桥的,非常讲究,而且常常是桥头桥尾各一个,一般选择童男童女为最佳。这就可惜了那些被人打了生桩的孩子们。

难道,那些下手的人不内疚?

有这么一种解释,说被活祭的人死了后,就成为那片地方的小神了,如果祭的是桥下,就是桥的守护神;如果祭的是建筑,那就是建筑的守护神。

如此以来,做坏事者感觉心安理得了,虽然送人家下了阎王殿,但也送人家做了“小神”。

看到这里,有人就要骂了,古人那么愚昧吗?嗯,那个过去的年代,绝对是有大量的愚昧之人。

不仅古人愚昧,现代也有不少很讲究迷信的愚昧之人。

2、那些“打生桩”的故事

古代来一个大工程,不死人是不可能的,一死之后,这些人就埋在工程地下,成了“生桩”了。

两千多年前的长城,就死了不少的工人,这些工人就地填进了长城里。

我们知道一个古老的故事“孟姜女哭长城”,他的丈夫就填在了长城里面,于是孟姜女哭啊哭,最后哭塌了长城,看到了丈夫的尸骨。

这故事虽然虚构,但也是来源于生活的,长城底下,累累白骨是一定的。

汉末三国时期的大才子陈琳,在《饮马长城窟行》写到:君独不见长城下,死人骸骨相撑拄。

这已经说明了很多道理。

而秦始皇陵墓的建造,不要说死了的工匠了,最后活活祭祀的工匠也有不少。

科学的落后,对于特殊事情的无法解释,古人只能自欺欺人地放到“鬼神”身上了。

所以,从春秋战国到秦国一统,从秦国一统到各王朝先后呈现,每凡遇到特大型工程,就会出死人的事情,而且不是一个两个,有些是安全把控不住,有些是有人故意所为,故意的理由其实只有一个,就是要“打生桩”。

这种所谓的“打生桩”,并不是中国古代社会所独有,整个东亚地区,都因为受到华夏文化的影响,多少都有这这样的陋习。

朝鲜半岛的古代,高丽忠惠王时期(1315年—1344年),首都开城就传出了这样的消息,有数十个孩子埋在了新宫殿之下。此事,被某个工匠透露了出去,一时间,百姓慌了,特别是那些有小孩的,纷纷逃跑躲避,担心自己 孩子被抓了去。

可怜了,那几十个孩子。

而作为岛国的日本,在建筑中“打生桩”,进行活人祭祀的例子也很多,他们把这“生桩”不叫生桩,而是有专门的称谓“人柱”。

在古代的日本战国时代,有这样的案例很正常,因为愚昧。

但是,在日本大政三年到昭和四十五年(1914–1970)年,在一些现代化的废弃的建筑地基和城墙内,依然发现累累白骨,那就是日本所说的“人柱”。

看起来,哪里都有一帮愚昧的人。

而中国的近代,也不乏这样的例子,最出名的莫过于广东军阀陈济棠,据说,此人在主持修建“海珠桥”时,听信方士的建议,让人灌醉了一对童男童女,然后沉入了江中,一个在这一边,一个在另一边,就此打了两个“生桩”。

关于陈济棠的这个传说很广,但是,是否真有其事,无法完全实锤。

不过,就算不是陈济棠命令干的,也会有下面的人操作了,毕竟,空穴不来风,无风不起浪。

那么,到了新世纪,人们是否就毫无这样的思维了?也不见得。

2006年的香港,就发生了一个奇怪的事情,一个六七岁的小孩丢失了,最后,在某发电厂伸出海岸70米输煤带的桥趸海底铁柱处找到了,这孩子没有明显的伤痕,而是紧紧绑在了桥趸柱上,身上的绳索是个死结。

这说明什么?有人将这个小孩“打了生桩”。

愚昧的举动,残酷的行为,让不少人,不少孩子做了牺牲品。

3、打生桩的情况不再多见

无论怎么说,到了新的世纪,所谓的愚昧的“打生桩事件”已经是凤毛麟角,非常难见了,这是科技发展带来的变化,人们的迷信意识越来越低了。

关键是,人们更相信所谓的技术了,一个好的工程师团队,经过仔细的勘探和分析,做出最可行的报告,设计师做出最靠谱的方案,再有工程队在各级监理下认真完成,这要比所谓的“打生桩”靠谱多了。

当然,有人在看到一些大型工程出现安全事故的时候,会不由自主的想到所谓的“打生桩”,实际上,谁敢在大型工程上草菅人命地去“打生桩”?出了问题,消息泄露,一定会把自己打进去。

“打生桩”这事,就是古代科技不发达造成的产物,据说,最早见于《鲁班书》,看来,这一流的木匠还对鬼神之事挺有研究,否则,为何生出“打生桩”这样的思维?难道是他和鬼神沟通的结果?

扯淡!

在科技越来越发达的今天,所谓的“打生桩”事件已经无所遁形,就算有,也是极其稀少,而在未来,随着教育的全面普及,科技的高度发达,一定会彻底全面的消失。

愿人人都有怜悯之心,如果还有某个怀古且迷信的人,为了工程要找人打生桩,那把自己家人打进去可好?

愿人人多行善事,莫问前程!

名 称:
邮 箱:
留 言:
郑重声明:XXX摄影所展示的作品均来自真实客人定制照片,并经由客户本人同意在XX唯一官方网站行发表。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用于任何商业用途,违者必究!
Works on display are from real customers custom photos, and I agree by the customers official website be published. Shall not be reproduced without permission or used for any commercial
版权所有 ©2022 蓝冠注册官网-首页 | 技术支持: 站长素材
Copyright © 2022 | http://www.nsfcms.org, | E-mail:请输入电子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