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有哪一刻恶心到你了?

发布作者:[db:作者]
发布时间:22-02-18

网友回答:

大年初一,同学真恶心到我了!同学带着孩子来我家,给我宝宝给了一个“红包”居然是空包,我也给他的孩子红包了。他孩子打开红包,同学看见我给的500块。同学赶紧说:你看看给你的红包,是不是空的,我家红包包的多,怕搞混了。

我一听他这样说,我心里很不高兴了,难道是来蹭我红包吗?我还是给他台阶下,我说:不用看了,有也是运气好,没有运气更好,唯一的好彩头被我遇到了,我一直都是好运爆棚,看不看都一样,改变不了,哈哈……

宝宝毕竟太小不懂事,打开红包,宝宝说:麻麻,叔叔给我的红包里面没钱钱!

我说:没事,等会麻麻给你装上钱钱。

同学赶紧拿出500递给宝宝,我说不要了,我妈赶紧上去接过钱给宝宝塞进红包里面。同学的脸都黑了,因为他了解我不会要他的钱,所以他才大出手,估计他知道我要他的钱,他最多给200块就不错了。

因为我妈特别讨厌他,他就会嘴上呱呱呱,我父亲说:幺女,同学来了,快准备饭菜吧!不能干坐着,边吃边聊。

说实话我的同学来家里都是好酒好菜招待,都会给我父母钱给我父母拜年,这个同学来我家都是空手。我们吃饭时,他掏出两包烟,一包华子没打开,一包天子打开了剩半包。他居然把半包天子给我父亲,然后说:叔叔,烟你拿去抽,我过来慌忙脚手的,什么东西都没带。

我父亲特别客气的接过烟,连连致谢,父亲叫我宝宝:小孙儿,去爷爷房间把你爸爸给我带回来的烟拿出来,给叔叔装烟。

宝宝把我带回去的冬虫夏草拿出来,父亲递给同学一包,同学说:你是老辈子,这样咋好意思呢?

我说:有啥不好意思的?吃了喝了就好意思了,哈哈……我们喝的酒是我带回去的蒙古王,同学说好喝,要把剩下的半瓶带走,晚上他家有客人,把这酒拿回去装下台面。

我说:有客人?就半瓶酒?你真是会装,半瓶酒咋喝?一个人喝还差不多。

同学说:不是给他们喝,我拿回去当摆设,让他们知道我喝了什么好酒,这个酒多少钱一瓶。

我说:不贵,一瓶698,金顶蒙古王本来398,我故意多说,就看他什么反应,我以为他不会拿走这半瓶酒。

同学说:幸好是半瓶,要是整瓶我就有点不好意思了,咋俩之间我也不会客气的,一直都是我占你便宜。

他吃饱喝足走了,把我母亲气得不行,母亲说:看见这个娃儿我就来气,每次空手来家里,总会抢一点东西走。

父亲说:娃儿之间你不要管,他们是同学,过年图个高兴,娃儿们开心就行,来者是客,我们礼节要做到。

其实同学这操作真让我不高兴,大过年的,整一个空红包,太恶心了,他的一连串操作都挺恶心,尤其给我父亲发烟,要不就给一支,要不干脆不要拿出来,给半包烟换一包烟,人家又不缺你这烟,又不是什么好烟。

有的人就是理解不了,这种情况我反正是做不出来!反正是同学之间,咋高兴咋来,几年才见一次,恶心就恶心吧!该咋处还是照样,是吧?

网友回答:

五六年没见的同学来给我拜年,结果她的一番迷之操作真的是把我恶心到了,但了解真相后,我突然又有点同情她。

过年前几天,我们的沉寂许久的同学群突然活跃了起来,大家都在互相询问“你们在哪里过年?”“很多年没见了,要不要聚聚?”等等。

仿佛还跟上学的时候一样,天南海北地侃着大山,互相开着玩笑,让我一度感觉穿越到了当年在学校的情景,是那么的熟悉,那么的亲切。

突然女同学小梅私聊我,没头没脑地跟我聊了老半天,一会问我回不回过年,一会问我在做什么工作,一会又套我话在哪里买了房子,工资多少,我都是打哈哈就过去了。

她话锋一转,说大家有五六年没见了,想和我见一面,聊聊家常,顺便给我拜个年。

我一口就答应了,本来我是打算到外面肯x基碰头的,可是她说想来我家拜年,我不好拒绝,只好把家里的定位给了她。

其实上学的时候,她和我并不是好朋友,毕业后,也是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联系并不多,更不存在深交,但她既然提出要求,同学一场,我也无法拒绝。

大年初三那天,她一大早告诉我,她已经出发了,打的车,让我在家等她过来,我左等右等,十点多终于看到一辆的士缓缓开过来。

她探出半个头冲我招手,兴奋地大声喊:“小鱼,新年好,拜年啦拜年啦!”

“新年好!小梅”我微笑着走出去迎她。

这时我才发现她旁边还坐着4个娃,年龄差距不大,大的六七岁的样子,小的感觉才一岁多,她赶紧招呼他们下车,然后让他们喊我“大姨”。

我有点纳闷,我跟她同岁,咋成大姨了,后来我才知道她是故意的,让孩子以为是走亲戚呢。

的士司机在旁边等了几分钟,不耐烦地说:“麻烦把钱付一下!”

小梅抱歉地朝司机笑了笑,讪讪地和我说:“小鱼,你帮我把钱付一下,我出来走得急,没带钱包,手机里的钱也不太够了。”

我愣了,啥操作?来的车费不够,意思是回去也是我负责了,真够可以的,我心里虽然不爽,但还是把钱付了,司机大哥也看着我笑得有点意味深长。

小梅手上提着几斤苹果,还有几个粽子,说是自己做的,拿过来给我尝尝,我欣然接受了。

多年没见,我俩都老了很多,但感觉她似乎更具沧桑感,可能是带孩子太辛苦了吧。

我从口袋里掏出一叠红包,给她孩子一人一个,我包的是50元一个的,我们这边对于不亲的孩子都是10-50一个,我觉得都是同学,太少了不好意思。

进了门我父母哥嫂他们又给她孩子一人一个,风俗就是这样,所有大人对于来家走亲戚的孩子都要给个红包的。

她也拿了一叠红包出来分给我家里的小孩,孩子们拿着红包都很开心。

我把她们迎进屋里,斟茶倒水,招呼他们吃东西,她几个孩子很兴奋,到处跑,还在床上跳来跳去,把瓜子花生皮丢得到处都是,而她就是象征性说了几句就没管了。

我俩聊了一会,吃了中饭,她偷偷把我拉到一边和我说:“听说你在广东买了房子,我年后打算去那边找工作,我也不认识什么人,到时候能不能去你家住一段时间,找到工作我就搬厂里去,你觉得怎么样?”

我没想过她会大过年提这种要求,也许她觉得我大过年不好拒绝吧,我心里当然是一万个不愿意,思考了几秒后和她说:“我是买了房子,可是是一个两居室,平时我婆婆住一间,我们夫妇住一间,实在没地方住,不好意思了。”

没想到她居然说:“没事,我可以打地铺的,你们也不用理我的,我能照顾好自己的,保证不给你们添麻烦。”

“不好的,这到底是不方便的,我家里还有其他人呢,要不,我帮你找个房子,你直接过来办手续就能住进去了,怎么样?”

“租房子好像挺贵的,我们都是同学,你帮帮我呗。”

那一刻,我真的被恶心到了,原来她过来拜年是假,想去我家借住才是真,我明确表达了不方便,她还是不放弃。

我只好说:“不是我不帮你,是真的住不开,哪怕是我同意,我家里人也不会同意的,请你理解我。”

她看我不愿意,又问我借5000块钱,说是去租房子要钱,她老公工地的钱没结算,她家孩子多,实在没钱了,我又拒绝了她,并且告诉她,我也有房贷和孩子要养,确实没钱,实在不行,我给她两百块路费。

她一听,挺生气的,噼里啪啦一大堆,说我不顾念同学情谊,小气,不会做人等等,我都无语了,大过年的,我不跟她计较。

我拿了两百块出来,她一把就抢过来,然后开始打包我家里的年货,说是给孩子们在路上吃。

我爸妈刚好过来看到,然后假装没看到走到楼下去了。

她又说她要回去了,让我给她叫个车,我把我老公喊过来,把他们载回去了。

听我老公说,她一路上都在控诉我,说我没人情味,让我老公防着点,还跟我老公借钱,还向我老公哭诉她的困难。

当然,我老公是不可能借给她的。

她走了后,我打开她给孩子们的红包,一看,差点惊掉下巴,2元,真的是2元,这年代居然还给得出手,她孩子来我家,起码收了几百回去,她这算盘打得太好了,真把我恶心到了。

搞笑的是,后来有个和我交好的同学告诉我,她也去她家了,做法如出一辙,她也很无语。

不过她告诉了我一个信息,就是小梅的遭遇。

小梅毕业没几年就结婚了,老公是干工地的,一年才拿一次工资,而且也不是很多,公公常年卧病在床,婆婆要料理庄稼和照顾公公,也帮不了她带孩子,所以她没办法上班,一直在家带孩子,日子过得很艰辛,但她真的是用心在爱她的家,每天很早就起来做农活,还拿了很多手工回去做,一天能赚二三十块,还要照顾四个孩子,她找我们借钱,虽然不妥,但也是无奈。

站在她的位置上,我其实可以理解她,只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处,我确实也帮不了她太多。

虽然她过年让我不舒服了,可是知道了她的过往后,我还是选择了跟她继续交往,同学还是同学,如果她需要帮助,在能力范围内,我还是会帮助她的。

每个人的际遇都是不同的,都有着自己的无可奈何,如果有一天,你的同学恶心到你了,请原谅她吧,也许这也不是她的本意,或是性格使然,或是经历不同,学会释怀,学会坦然看待这些事,自己也会得到升华!

网友回答:

大学同学A,在市里开餐厅。

有一天,曾经的系主任来我们市出差。作为“得意门生”,我自然就承担了接待的任务。

我们那一届是系主任带的第一批学生,他当时倾注了不少心血,而且很多同学上学时候没少蹭他饭卡,因此口碑也很不错。

我在同学群吼了一嗓子,很快就有11个同学响应。

大家商量着如何给系主任接风洗尘,其中就涉及到一个问题——去哪里吃饭。

A说了:“我就是开餐厅的,不如到我那里吃饭吧,也好让老师给我提点意见。”

他既然开口,我们也不好说什么,于是纷纷认同。

所有同学加系主任总共13个人,6女7男(系主任是男的)。

那天晚上,我们总共点了11个菜。味道怎么说呢?不算特别惊艳,当然也没到无法下咽的程度。

考虑到第二天是周末,大家就提议喝点酒助兴,一口气拿了2箱漓泉1998。

席间,我们觥筹交错,聊起了大学时的美好时光。

同学里有个做老师的,大学毕业后,又去读了博士。

A问:“韦博,你现在可是发达了,什么时候给我的新店投点股?”

韦同学讪笑道:“我一个做老师的,年收入也就10万多点,哪有钱啊?”

A故作惊讶地说:“博士才这么一点钱?我都比你高。”

这句话本身没什么问题,但他的语气中充满了不屑与嘲讽。

其实这点我是可以理解的——上大学时,韦同学一直是学霸,而A学习一般般。看到曾经的学霸收入比自己低,他应该是有点心花怒放了吧。

于是一时间,气氛有点尴尬。

系主任也有点尴尬,因为他也是博士,工资也不是很高。但毕竟姜是老的辣,系主任圆场说道:“大家都是同学,不谈钱的事。”

话锋一转,A又开始谈自己毕业后的各种艰辛,最后话题落在了开店的事情上。

A说想去柳州开个店,自己的生意很好,名声都打出来了,想拉大家一起赚点钱。

我此时有点火冒三丈,明明是找人借钱,怎么还说得好像是我们沾光了呢?

看得出来,其他同学也有点反感。但一来是在人家地盘吃饭,二来系主任在场,三来大家好不容易才聚在一起,谁都不想破坏氛围。

有个在4S店工作的同学说:“大家都是养家糊口,哪里懂开店啊,你就饶了我们吧。”

借着这个话茬,大家开始调侃起A在大学期间的窘迫,并趁机灌了他几杯酒。

于是,话题就很快又回到了那无忧无虑的大学时光。

吃完饭,大家聊得差不多了。就准备各自回家。

此时,服务员拿过来账单,问我们谁结账。这一下子,除了A,我们所有人都蒙圈了。

A组织的饭局,还是在他自己的餐厅吃饭,至于菜单,我们见都没见过,都是A一手张罗的。怎么服务员还要问谁买单?难道不是A请客的吗?

但我又转念一想,毕竟这么多张嘴吃饭,怎么说也得1000多块钱。让A一个人出的话,确实不太妥当。

哪曾想,A接下来的操作,让我们几个男生窝了一肚子火。

A说:“虽然我是老板,但吃饭也要掏钱的。今天我们一起接待老师,这钱就AA吧,我出多一点。”

大家当时也没当回事,毕竟不是什么高档次的餐厅,估计也没几个钱。

凌晨1点多的时候,A发过来一张小票截图,让我发给其他几个男生,也就是男A女免。

我看了小票,当时就下了一跳——11个菜加2箱漓泉啤酒,总金额3100+。

A说零头就算了,剩下3000块,我们6个男生一人500,当然系主任不用出钱。

我当时有点生气,这家餐厅的菜价不算很高啊,人均消费也就50+这样。就算接待系主任这样的稀客,人均也就100到130封顶了吧。

我跟他直接摊牌了:“大家同学一场,这么多年没聚过了。去你的餐厅吃饭,你不请客也就算了,怎么菜价还这么高?一盘青菜都要60+?”

他解释道:“青菜是我从老家带来的,很新鲜。猪肉也是现杀的,都是好货。”

这下轮到我无语了,毕竟菜品质量有高有低,价格确实不好衡量。

但这个菜价,明显和他的餐厅档次不搭配啊。而且,保证菜品新鲜,不是一家餐厅理应做到的吗?

更何况,他组织的饭局,为何让我去要钱呢?我都可以想象出其他男生听到一顿饭人均500元时候的表情了。

我把自己那500块付了,剩下的钱,让他自己去要。这个恶人,我坚决不做。

转账完,我就关闭了手机。

第二天早上一开机,我就收到了很多信息。

A说我不负责任、没有道德等等;其他几个男生则纷纷吐槽说A太狠,男A女免,系主任也免,这些好事都是他做的,高额菜价却由我们几个人承担。

后来我也认真思考了一番,饭局虽然由A组织,但毕竟人马是我召集的。于情于理,我都有一点责任。

为了安抚大家情绪,我又请男生们吃了一顿火锅,期间,谁都没有邀请A。

大家边吃边聊,纷纷表示再也不愿意跟A来往了。

嘲笑自己的同学、腹黑重心机、连同学都坑,这种人没有继续交往的必要了。

后来听说,他柳州的新店亏得一塌糊涂。用老店的利润来填新店的窟窿,结果就周转不开了。

当时我听说他到处找人借钱,但没人肯借给他。

古语云“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古语也说“人以类聚,物以群分”,如此恶心的同学,我相信他身边也没有几个愿意伸出援手的知心朋友。

但不管怎么说,作为同学,还是要多点理解和包容。脾气相投,就多点来往;三观不合,就远离为妙。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苦衷,或许A也有自己的难言之隐。

网友回答:

过年前,我准备买一只年猪,去同学家订了一只,没想到她的一系列操作让我觉得太恶心了,最后我妹说了一番话,让她给我们道了歉。

过年前,我和妹妹准备合起来买一只年猪,想着反正过年也要那么多肉,干脆自己买一只。于是我们就去菜市场转转,看看能不能预定一只。

到了我们镇最大的菜市场,一个摊位接着一个摊位,我们一一询问,货比三家。

走到肉摊的最里面的一家,突然一个声音传来:“小初,真的是你啊。”

我转头一看,只见一个穿着米色防水衣的女人,笑眯眯地跟我招手,我觉得有点眼熟,又想不起来。

然后她又说了一句:“你忘记我了,我阿依啊,咱们以前是同桌啊。”

她一说我马上就想起来了,原来是阿依,我以前的同桌,没想到以前胖乎乎的她,现在这么瘦了,而且之前听说是在上班,却在这里卖肉。

我们高中三年都是同桌,当时我们住校,因为她家离学校近,我有时候就去她家蹭饭,然后每周回老家,就带一些干货给她家,那时候有来有往的,关系很亲近。

只是后来上了不同的大学,我去了长春,她去了深圳,然后我们之间的联系就慢慢变少。

大学毕业后,她在深圳发展,我到了福州,所以更没有机会相聚,没想到几年过去了,已是物是人非,她在这里卖猪肉,做起生意来。

看到以前的老同学,我心情顿时大好:“你都回来做生意啦,之前还看你说在深圳呢。”

阿依笑了笑说:“是啊,这不结婚了,我老公家在这有个摊位,我就回来帮忙,总比赚个工资强点。”

我附和道:“没错,这年头工资就那点,自己做点生意还可以发大财呢。”

阿依摇摇头说道:“都是辛苦活啊,起早贪黑的。你是来买肉的吗?我这边肉可都是新鲜的,你看看。”

我一看阿依这边开始介绍,就想起了自己的目的,刚好要买一头年猪,那还不如跟老同学买,肯定实惠点。

于是我就说道:“我准备买一头猪,我跟我妹几个人分着,这样过年就不用再买了,你这边一头要多少钱啊?”

阿依一听有生意来,立马笑着说:“都是老同学,我肯定给你便宜啊,你们之前问的都是多少钱一斤啊?我就给你的价格比他们便宜点。”

她这样说,我就觉得有点怪,问别人家的价格做什么,为啥不给我直接报个价格呢?但是又想一想也许她是真的想比别家便宜吧,所以才这么问。

我就照实说:“前面那家给我一斤15 块呢,然后帮忙杀好。”

阿依继续问道:“那你要多大只的啊?”

我回她:“不用很大,150斤左右的就可以。”

只见阿依拿着计算器算了一下,然后说:“我们都是老同学,这样吧,我给你14 块,我就赚个手工费。”

我一听,这不是就便宜了一百多嘛,果然是老同学,给的价格实在,于是我就说:“那行,你28号就给我处理好,送到我家,我妹刚好那天回婆家,带回去。”

阿依都答应得好好的,象征性地收了300块钱做押金。

看事情都办好了,而且阿依摊位的顾客越来越多,我和妹妹就不好再多做停留。

出了市场后,我还跟妹妹嘚瑟:“怎么样?你姐出马就省了一百多。”

我妹在那咯咯笑:“是是,你最厉害了。”

等到28号那天早上,阿依给我打电话说:“我准备过去了,你准备好地方啊,用一次性袋子铺一下地,或者拿几个大盆。”

我奇怪道:“就拿两个盆就够吧?”

她在那边说:“不够,不够的,你多准备几个。”然后就挂掉电话了。

他们到的时候,一只猪已经被切成对半,我们家几个男人一起帮忙抬,可是半只猪肉,他们竟然抬得好费劲。

我就问阿依:“这猪肉这么重啊?得多少斤啊?”

阿依笑到:“290斤呢。”

我一听,这好像不是我要的,就跟老公他们说:“不要搬了,不要搬了,他们送错了,我们是订的150斤左右的。”

没想到阿依在那边说:“没错的,就是这只,现在150斤的不好找,我就给你们挑了这只。”

我突然觉得是不是被套路了,于是问道:“就是没有150斤的,也要跟我说声啊,要不你看可不可以带回去换一只过来啊,我这边这么大的,冰箱都塞不进去啊,你给我换一只两百斤的也可以啊。”

阿依听我这么说,辩道:“现在已经处理了,如果你这边不要,我也卖不出去啊,都是老同学,我这边卖出一只肉也不容易啊,而且再处理一只,还得老半天呢。”

我有点生气了,一会我妹就要回婆家,都跟那边说了带猪肉回家,现在退换时间肯定来不及,但是这一只290斤,可比我订的多了一倍。

我只能冷脸相对,不想再跟阿依讲话,看着老公他们把肉搬下来。

还好我直接在地上铺了一层塑料膜,肉直接放在地上。

然后阿依跟我说:“那送到了,我回去了,你到时候钱微信转给我啊,共4060元,除去押金300元,你再转3760元啊。”

看着阿依要坐车走了,我赶紧拦住她:“这肉就这样,我们怎么切啊?”

阿依一副着急要走的样子:“我是真没空啊,你们自己切一下就好啊。”

听到她这么说,我顿时后悔在她家订肉了,简直给自己挖了好大一个坑。

这时我妹在旁边说道:“平常我们去菜市场买一斤瘦肉,你们是不是都给切啊?”

阿依一愣回答:“是啊。”

我妹这时严厉地说:“那我们买一只猪肉,也算大客户吧,这个都不给切的嘛?”

阿依听了,脸色拉下来说:“可以啊,给你们切。但是我没带工具,你们把菜板和菜刀拿出来我用下。”

我拿出了自家的工具,然后看着阿依老公在那切肉,切得都很大块,像猪腿、排骨我们都要自己再切。最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肉有大部分都是肥肉,这很明显是一只很肥的猪。

等他们都弄完的时候,我收拾下菜板和菜刀,发现菜板已经裂了,菜刀也有了一个口子。

阿依看到了说道:“这个菜刀菜板不经用啊。”

我妹很显然很生气了,怒道:“本来就应该你们自己带工具切好的,我这两样东西都一两百了,这下都坏了。你们这样做生意一点都不讲诚信。”

阿依明显理亏,小声说道:“真不好意思,这次真的找不到150斤左右的,下次一定按你们要求做。”

我心里想没有下次了,我是真不敢在她那买肉了。

等我妹回去的时候,我们把肉分给各个亲戚,终于冰箱可以放得下了。

这件事真的给我打击很大,我以为老同学之间应该都有同窗之谊,应该相互之间更信赖,做起事来应该更让人舒服。但是没想到阿依先是把我们150斤的要求换成290斤,而且都是肥肉,也就是质量并不好,然后服务更是差劲,根本不给我切好。后来我们自己的工具坏了不说,还要再去处理。

通过此事,我觉得老同学之间相处也是一门学问,我的感触是,老同学相处起来应该要相互尊重,不要太计较,更不能算计。同学之间应该真诚相待,让彼此的情谊长存,不能因为一时的利益得失,而损失了自己的信誉。

当然不只同学之间,人与人之间的相处也是,要让人舒服,让人信赖,相互包容,相互尊重。如果真的相处不来,那可以保持距离,没必要做一些损人不利己的事情。

网友回答:

同学到一起,有的人爱炫耀自己家里的事,她家里怎么有钱什么都不缺,夸张的连把自己的工资炫耀的比其他的同学多得多,在听炫耀自己什么都比别人强的时候,感觉心里很恶心她,因为都是同学没有必要把自身的事都讲给其他的同学听,所以人什么样的人都有爱吹牛的人大有人在。

网友回答:

本来和一个男同学关系挺好的,因为他的一句话,果断删除了他的所有联系方式,并且拉黑了他。

这个男同学和我一样爱跑步,有时间我们会一起跑步,相隔不远,有时候在路上跑着跑着都会碰到。

他很绅士,平常同学聚会,他会主动给对方夹菜,当然是公筷啊,他把每个人照顾得妥妥当当,唯独会忘记自己。

他很实在,很热情,你有什么困难他都会挺身而出。

有次,一个跑马拉松的跑友因为初次参加跑团集体活动,结果和大部队跑散了。那地方荒无人烟,这个第一次参加集体活动的跑友一下子荒神了,夜幕降临了,气温越来越低,他特别害怕。于是给我同学打电话,同学叫他别着急,告诉他你可以打110报警,警察会安排人过来接你。同学还告诉他你把定位发给警察,自己在原地跑步,不然身体冻僵了。那个孤立无援的跑友按照同学的方法果然平安抵达了自己的家。

同学特别热情,说真的,拉黑他后我还有点后悔。我想起平日里他给予了我很多默默的关心,有一次,我们几个跑友一起外出跑步,结果那天突然下起了暴雨。

本来他们快跑完了,我在暴雨之前因为还想跑一两公里,结果和他们分道扬镳,我想着就顺着这条路往前跑800米再折返。哪里知道跑了几百米,雨突然下起来,一下子淋湿了空顶帽,那雨真的是瓢泼大雨,我赶紧找了躲雨的桥梁,这时候,同学打来电话问我在哪里,我告诉他我距离他们五六百米。女人方向性不好,我说了半天我说不上来到底在哪里。我心里想不就是几百米的距离,怎么感觉一下子特别遥远。

同学着急地说,你打开定位,我们一起同步,我们过来找你。

雨越下越大,仿佛天要破了,那雨水就是泼下来。

很快,他们几个人找到我,大家一起匆匆忙忙赶到停车场,拿上干衣服去洗手间换上干衣。

在我跑步生涯中,我遇到过各种各样的人,有人自私有人无私,有人爱热闹有人爱清净,有人喜欢八卦有人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老实说,同学兼而有之,他左右逢源,特别会处理任何关系,他又特立独行,也有自己的见解和看法。

我后来没有参加跑团,因为时间关系,也许也因为自己性格不太爱合群吧,后来我觉得这样子挺好的。

跑步,是自己对跑步的热爱,有没有人一起跑步是次要的。

后来,我们又建立了一个小分队,只有不到5个队友,都是惺惺相惜的真跑者。

我觉得也挺好的,每当想跑长距离时,我们会约着一起跑步。长距离跑步,有人相伴还是容易多了。

这个小分队关系一直维持得不错,偶尔聚餐一起吃饭,挺好的。

时间不知不觉过去。

汉马前,跑步的人跃跃欲试,都想在汉马比赛大显身手,最起码可以平平安安跑完汉马。

武汉人期待已久的汉马,鼓舞了很多真跑者斗志,我们这个小分队也给自己设定自己的计划和目标。

我们也顺利拉了几个长距离,在东湖跑了两个30公里以上,大家真的意气风发,为汉马做准备。

我也跃跃欲试,两年没有参加比赛了,我们爱的也许不是比赛,而是赛场上的那种氛围和气氛吧。

小分队在汉马前都安排了训练计划,一直安排到了汉马比赛前一天。

我们都没有想到,汉马在前两天取消了。

知道这个消息后,跑步人心情都特别失落,我很快从失落的情绪里走了出来。

第二天,本来小分队预计了晨练,为了配合我的时间,大家都特意早起一个多小时晨跑。

结果,我失约了。

现在想起来,我的确应该检讨,我本来是个特别守时的人,可能因为汉马取消了,我自己精神一下子放松了,加之要赶着去上班,不知不觉中涣散了自己意志力,我在小分队群里说自己不去了对不起,你们跑吧。

没想到,那天,只有同学一个人在冷风中等待,他自己没有看群里消息,白等了,我们都没有去。

我后来问问其他几个朋友,他们和我想法一样。

同学恼羞成怒,把我们全部拉黑了。

错的是我们啊,我私下和其他人联系,我们不对,我们认错吧,都认错了,可是同学还是不依不挠不理睬我们。

算了,算了,不理睬算了,我想,等他消气了我们再来赔罪吧。

那天,看到抖音,同学发布了一个抖音,里面写了几个字“尼玛都没有来,劳资在风中,草泥马”,我没有点开这个抖音。

这句话太恶心了。

我觉得这句话真恶心。

这句话比当面骂人还要恶心,得饶人处且饶人。后来,他解释汉马取消了他心里特别难过,你难过你就这样恶心我们吗?

题主问同学有哪一刻恶心到我了,就是那一刻,就是我看到那句话的那一刻。也许人的感觉就是一瞬间,一瞬间,忘记对方曾经的帮助,忘记对方曾经的好。

我说了这个故事,不知道你们有什么样的看法,会不会觉得我太小题大做,毁掉了多年同学情。

网友回答:

有一次,一个很要好的同学来我家玩,她先自己上楼敲门,进来玩了一会儿,走的时候我送她下楼,却发现她让她朋友在楼下等着,不让她一起上楼。

网友回答:

同学的父亲出了车祸,朋友圈发了某某筹,他把链接发到了同学群里,并把每个同学都艾特了一遍……

这个同学,从初中毕业以后我就没再见过,听说混得还不错,也在城里买了房安了家。

自从老班建了同学群以后,时不时还看见他晒出来的一家三口出去旅游的照片,今年苏州明年上海的。

私下里我和几个常联系的同学还议论,说他是过的中资生活,比我们这些下大力挣不了几个钱的小农同志强多了。

不过却一直没听说他和哪个同学有过联系。

去年夏天的时候,忽然在朋友圈里刷到他的名字发起的某某筹,说是父亲骑车翻下了山崖,造成颅内出血,现在在重症道护室里。

每天花销数以千计,实在是无力承担,肯请各位伸出援手,不胜感激云云……

有图有真像。

当时的感觉:唉,太可怜了,你说这么大年纪了还要遭这种罪。

这个链接被同学发到了班级群里,他还专门把全班同学都艾特了一遍:

求各位同学大发善心,助他一臂之力,度过难关。

紧接着,一个叫朱林的同学转款200元,注明了帮助他。

他秒接收,发出谢谢的表情。

我不知道别的同学是怎么想的,反正当时我是懵的,这是什么操作?

我没动,想看看其它人的反应。

陆陆续续又有几个同学转了款,都是200元,写着祝早日康复。

一天过去以后,40多人的班级群,大约有七八个人转了钱吧。

同学急了,满屏幕卖惨,后来说什么三百二百的在每个人身上还不是小意思,都是同学咋没有同情心之类的。

道德绑架之下,有几个同学说才看到,又给转了钱。

我依然没有参与。

期间他打了我一次语音,我没接。捐款都是自发的,就没见过他这样的,跟强取豪夺有什么区别呢。

我私跟我关系很好的一个同学,问她捐不捐:

“不捐,你也别捐,他家的情况我清楚。他就是我姥姥村里的,听说在城里有车有房,房值一百多万,车开的是宝马。

而且他还有个姐姐,在城里开了个超市。这都是他妈平时在村里显摆的…

对了,带头捐钱的那个朱林是他姨家的表弟。”

惊天大瓜。真的被恶心到了,这明显就是“宰熟”啊。

简直是呵呵了,我和同学约好,一起退了班级群。

后来,老班又拉我们入了另一个群,群里明显少了两个人。

后来,听说在老班级群里那个同学说了我们多少的坏话。

但是除了一开始给他捐款的那些人外,再也没有一位同学上他的当,后来他就消停了。

这种人是最讨厌的,他把自己的亲人当做商品来消费别人同情和怜悯之心,浪费别人的财力之时,同时也消耗了同学之间最真诚的感情。尤其是这种感情,是被他明码标标价的。

对待这种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别亲近也别刻意的疏远。任何人处事都有一个底线,站在底线的边缘刚刚好。

网友回答:

“老同桌,这么多人你就点这几个菜呀。我们都好多年没有见面了,你就点这些菜招待我,你也太抠门了吧。早知道这样,我就不来了……” 我这是我请十多年没有见面的老同学吃饭的时候,老同学的原话,听到这里,我非常后悔当初的决定,这么多年没见,没有想到她竟然变成这样了……

为什么这么生气呢?接下来,我就给大家讲述一下事情的经过吧,大家评论一下我做的是否正确。

事情是这样的:去年十一月份的一天晚上大概十一点钟的时候,接到了一个来自上海的陌生号码,我以为是推销电话,就直接挂断了。我刚挂断电话,又收到了一条短信,短信内容是:“老同学,我是你高二的同桌王**,我来北京旅游了,明天就回去了,听说你在北京,在我走之前,咱们见面聊一下吧。

我仔细回忆了一下,确定她确实是我的同学!其实,我们高中毕业以后,就没有任何联系了,她还是通过其他朋友得知我的手机号。考虑到当时的同学情谊,不能让同学太寒心,我就拨通了她的电话,我们简单聊了一会,就约定明天晚上六点钟在我家附近请她吃饭。

第二天下午五点左右的时候,我就简单画了一个淡妆去餐馆了,我就提前点了六个我认为还不错的菜,都是饭店的招牌菜。五点五十分的时候,小王给我打电话说已经到餐馆门口了,我就出去接应她。当我看到她的一幕,我彻底惊呆了,只见她带着五个年纪相仿的女孩子,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小王说:“老同学,这是我的同事们,我们一起来旅游的,没有提前给你打招呼,你不会介意吧。

听到她这么说,考虑到面子问题,我并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满意,说:“没事,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赶快进来一起吃饭吧。

他们就手挽着手走进餐馆了,留下我站在原地不知所措。等我们都走进饭店后,小王看着餐桌上的菜,说:“老同桌,这么多人你就点这几个菜呀。我们都好多年没有见面了,你就点这些菜招待我,你也太抠门了吧。早知道这样,我就不来了……

听到这里,我非常生气,也非常后悔要请她吃饭。但是,考虑到面子问题,我并没有给她翻脸,说:“实在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带朋友一起过来,咱们再加一些菜吧!既然来了,咱们一定要吃好喝好。

听到我这样说,小王直接把服务员叫过来,差不多把餐馆的招牌菜点了一遍。就这样,我们七个人点了14个招牌菜。

不多半个小时,我从家里拿过去的一瓶红酒就喝完了,她们都没有喝尽兴。这时候,我肚子有点不舒服,就去了洗手间。当我回来的时候,看到小王正从前台拿了两瓶红酒往包间走,考虑到她的同事都在场,我并没有当众让他丢面子。

一个小时后,她们都喝得差不多了,看着餐桌上剩余的菜(至少还有三分之二没有吃),真的把我心疼坏了。但是,我并没有打包,因为我有一个原则,和陌生人一起吃过的饭菜,从来不会带回家。

到这里,我就去吧台买单了,当我看到账单的一刹那,我惊呆了。这一顿饭,我们竟然吃了5000多块钱,最贵的就是小王点的那两瓶红酒,每瓶1800块钱左右。看到这里,我真的不知所措,为了请一个十多年没有见面的朋友,竟然花了一个多月的生活费,如果我老公知道了,肯定会把我大骂一顿。

买完单以后,我就送她们回去了,她们走了以后,我就把她加入黑名单了,并发微信朋友圈曝光了她的所作所为。令我没有想到的是,很多高中同学都评论她们有过同样的遭遇,都是以旅游或者出差为理由,让朋友请客吃饭。目前,很多高中同学都已经和她断绝关系了。

从此以后,我和小王再也没有任何联系,就当5000块钱认清一个人,买了一个教训,再也不会为了了所谓的面子,而花冤枉钱。

这就是我遇到的最让人恶心的同学了,时间过去这么久了,我还对她怀恨在心,现在真的后悔当初请她吃饭的决定。如果时光可以重来的话,我绝对不会请她吃饭了。

同志们,你们有遇到过这样恶心的同学么?快来分享一下吧。

网友回答:

不但在同学群里贴出党组织对他的委任状的照片,还经常转发有关自己去各个地方视察工作的新闻报道……不只是恶心到我一个人,是恶心到了一大片,干翻了全年级![捂脸][我想静静][笑哭]

名 称:
邮 箱:
留 言:
郑重声明:XXX摄影所展示的作品均来自真实客人定制照片,并经由客户本人同意在XX唯一官方网站行发表。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用于任何商业用途,违者必究!
Works on display are from real customers custom photos, and I agree by the customers official website be published. Shall not be reproduced without permission or used for any commercial
版权所有 ©2022 蓝冠注册官网-首页 | 技术支持: 站长素材
Copyright © 2022 | http://www.nsfcms.org, | E-mail:请输入电子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