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一刻让你终于意识到了这就是命?

发布作者:[db:作者]
发布时间:22-02-12

网友回答:

有些东西确实是命吧!不服不行。我小时候在村里来了个算卦的老道,我当时和小伙伴一起玩耍,那老头只给我这个小孩算了一卦没要钱。当时他说这群孩子里只有我能考上大学,说我29岁娶美妻,30岁得子,36岁提干,38岁可以得到一笔横财,86岁无疾卒于冬月凌晨。还说我母亲去世时我在身边,我弟弟不在身边,坐飞机回来。当时很穷汽车都很难坐,平时能坐拖拉机进城就很美了,坐飞机根本无法想象,所以当时认为是玩笑话,还说我母亲会因为中风而死。老道走时还留下一句话说在我50岁时他还会来找我的。当时一群玩的孩子里我学习是最差的经常打架逃课,父母都很无奈觉得我能读完小学就不错了,都计划好了我小学毕业后让我当学徒学门生存的手艺。后来我勉强上了初中还是继续淘气,后来慢慢的觉得玩耍淘气没意思了开始想学习了在初二开学后突然变的安静下来了,由于调皮捣蛋老师怕我影响其他人学习把我放在班里最后靠墙的角落里坐着周围都是垃圾箱笤帚水桶抹布啥的杂物。我一个人静静看书老师上课和我无关,只要我一个人不出声不干扰别人考试们也懒得理我,我看啥书他们也不管也不会去问,他们大概率以为我在看小说。我一个人在角落里把课本翻了一遍又一遍每门课本我都翻来覆去的看估计有几百遍把。书都被我磨的很薄了,课本里的每一行字都印在脑子里了,其中考试考进前十时,老师的第一反应就是我作弊了,当时考试的时候坐次是按成绩排位,我解释说我前边是倒数第二左边是倒数第五右边是墙,要不这次不算你再随便拿套卷子考?老师也没太注意我我还坐在安静的角落里沉浸在自习的乐趣中,自学完初二的课后借了初三的书继续开始我的自学。后来几次考试我的成绩都在年级前十里老师让我坐前排,被我谢绝了。其实我挺喜欢一个人在角落里自学,中考时全校第一,在当地读高中可以免费而且每学期可以有1000块的生活补贴。后来考了一个不错的大学。大学毕业后去了一家上市公司上班,大学时交了个女盆友,毕业后分手了工作后也交过几个女友都各种各样原因催了,结果在二十八岁那年出差回公司在高铁上认识了个女孩,当时也就是感觉那女孩长的不错,随便聊天那种根本没打算长期交往的那种,快下车时留互相留了个电话,后来经过许多巧合短短一年时间我和那个女孩同居了后来那个女生怀孕,双方都有好感很快就结婚果然30岁生了小孩。后来应验的就是我母亲脑梗去世果然是我在身边,我弟弟从国外坐飞机回来,很多事情都应验了,有时候回想起来有些事情确实是命。

网友回答:

曾经有个老人给我算,说我没有当官的命,我偏偏不信,去考公务员,但是考了四次,出现的巧合让我觉得老太爷太眷顾我了。

第一次考试

第一次报考省考,有两个岗位可选,我按捺着自己激动的心情,准备等到最后一天看看人数再报考。

到了最后一天的最后三个小时,岗位A报考人数126人,岗位B报考人数182人,理所当然我选择了岗位A。

复习了两个月,我信心十足,感觉自己一定能考上。

成绩出来时,行测71分,申论69分,总分140分,不是很高也不低,但是排名第四,没有进入面试。

令我感到后悔莫及的是这次的面试名单公示出来的时候,原来的那个岗位B,最高分只有138分,就是说如果我报考岗位B,那我就是第一名。

第一次的失败我只能归咎于运气不好。

第二次考试

第二次报考国考,这次在我们本地只有一个岗位,报考人数有276人,人数较多,虽然看着没什么机会,但是还是想搏一搏。

经过了几个月的复习,终于迎来考试的那一天。

由于考试较远,我六点就起来了,但是那天下起了大雨。

我拿着准考证及考试材料出门,准备打车去考场,但是等了半个小时,一直没等到车。

无奈之下,只好打电话给附近的一个朋友,让他过来接我,他花了15分钟到我这边。这时候已经 是7点30分。离进考场还有一个小时,离考试时间还有一个半小时,而我这边去那边只要40分钟,应该够了。

下雨天,我们堵在高架上,上不得下不得,只能等着。那时候自己安慰自己还有一个半小时,没关系的。

但是我进了考场的时候,已经迟了十分钟,考试时间已经开始,大家已经作答了20题左右。

最后我剩下资料分析题10个选择题没做。

考试成绩出来,第一名143、第二名142.9、第三名142.7,而我142.6,也就是说如果我当时没有迟到,资料分析题10个选择题随便对一题,那我就是第一名。

第二次的失败我只能归咎于天气不好。

第三次考试

第三次报考省考,这一次我综合前两次的经验,报考了一个偏远的地方,人数才132个人。

因为上一次下雨天造成迟到的事情,我在考试的前一天,就住进了学校附近的酒店。

对于这次考试真是信心满满啊,因为人少,而且又住在附近,排除了客观原因。

这一次终于进入面试了,我是第二名,与第一名差了0.5分。

对于进入面试,我信心满满的,0.5分的距离不是很大,只要我认真准备就完全可以超过她。

面试考场上,我穿着正装,信心十足,但是在候场的时候,我突然肚子疼。

在举手表示要去上卫生间后,一位老师跟着我去卫生间,不知是因为早餐的问题还是我太紧张,竟然候场一个小时里,去了三次卫生间。

在轮到我面试的时候,明显感觉到气息不足,于是我在面试第一名,但是总分差0.1分后落选。

第三次的失败我只能归咎于早餐质量不好。

第四次考试

第四次考试,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个岗位不吃香,报考人数只有98人,那时候看完人数在想,这次应该就是我的机会了。

针对前几次的失败,我先是在考场旁边定了一个酒店,同时还定了一家饭店的早餐。

在考试的那一天早上,我吃完早饭,在房间里看了一会儿书,因为太早过去那边的话,反正也是要等待。

8点30分的时候,我从房间乘坐电梯下去,突然电梯里的灯一闪一闪,电梯摇晃了一下就停住了。

我们按了对话铃,酒店工作人员说要等维修工来修。

时间一分一分地度过,我们紧张地等待着,但是过去了55分钟,电梯才开,我赶紧向考场飞奔而去,但是迟到了,不让进。

这一次的失败我归咎于自己的大意,应该走楼梯。

四次考试,三年时间,我也没什么精力考了。

有一天男朋友很兴奋地跟我讲,他考上了他们老家的公务员了,我们要搬回去,准备结婚了。

这一刻我才觉得意识到这就是命,如果我考上了,那么我跟男朋友(就是现在的老公)应该就会分手了。原来前面的几次我不管怎么准备,总是出现纰漏,只是为了这一结局。

命运总是会给你最好的安排,但是前提是我们一定要努力上进。

网友回答:

一个客户姥姥的人生:

貌美,学历不错,在一线城市学校里当老师,嫁给了文化局的的小领导,生了个粉雕玉琢的女儿。

这是大家都称羡的部分。

三年后,儿子出生,世界崩塌了。

儿子是个精神病。

她的全副身心都放在这个可怜的儿子身上,背负着他一步步走向命运的深渊。

第二重打击是来自她男人的,她男人去嫖了。

儿子逐渐长大,带着他的暴戾,发起脾气的时候连父母都揍,甚至会抡起菜刀追着父母砍。

女儿长得越发像她,美丽,而且成绩优异,考进了体制内。

后来结了婚,生了孩子,又和家里和缓了,她一边照料着儿子,一边照看外孙女。

生活看似风平浪静,60+的时候她男人走了。

她知道她男人外面有人,但没想到她男人走之前把积蓄60w给了他情人。

第三重打击来自她女儿,女儿发现了脑瘤,时日无多。

她天天照料着女儿,以泪洗脸。

第四重打击来自客户,抑郁症肄业在家。

第五重打击来自她自身,八十岁的人,老毛病都找上门来,她不敢也不能走。

感觉太惨了,如果不是客户说这是她姥姥,我还以为是编的故事。

这就是命,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那种不可控的感觉很可怕,大概能理解取得滔天名气或财富的人特别信命的心态。

网友回答:

我的老母亲是在她81岁去世的,去世半年前她身体不硬朗时,我们兄妹三人轮流照顾她。姐姐刚照顾完她回家,她就和我说:“你姐去哪里了,让她回来,到时候我死了,你们兄妹三人都不在我跟前”。

“姐姐远嫁,但是我和哥哥都在你的身边,就是真有个三长两短,我和哥哥也会在的,你放心吧”,我一边安慰老母亲,一边当平常话和哥哥念叨,哥哥也没当回事。

过年的时候,外出工作的小辈们也回家了,孙子孙女外孙女都围绕在她身边,老母亲很高兴,已经倦于说话的她,一直拉着孩子们的手坐着,不肯躺下。

大年初六孩子们走了,我们也很累了,虽然老母亲已好几天没有好好吃东西了,白天什么症状没有,她还是直直地坐着,晚上我和哥哥把老母亲安顿躺下,守到午夜,感觉她呼吸匀均,睡相安稳,就和老父亲和住家保姆说了一声,各自回家了。谁成想,半夜三点钟,电话铃声响起,老母亲已经在睡梦中去世了。

别人都说老母亲修行好,修来的好福气。但是我们兄妹却万分懊悔,捶胸动足哭软在老母亲身边。事后想想老母亲怎么就能未卜先知了,也许这就是命吧。

单剩老父亲了,老父亲已经90多岁了,身体却还硬朗,但是我们深刻汲取教训,不敢有半点疏忽,稍有不适,就倍加紧张。

但是老父亲却说:“没事的,不会有事的,就是有事我也是很快的”。一天午后,午休起来的老父亲在姐姐家客厅遛达时不小心摔了,当下腿就不能动了,但是问他却说不疼。老父亲也许是岁数大了不吃疼痛了,平时稍微有不适就会大声叫唤。现在不能动了他却不叫疼,但是我们不敢大意,叫救护车拉到医院检查,是股骨粗隆间骨折,可怜的老父亲。

医生说能做手术,我们却不敢做决定,毕竟是92岁高龄的老人了。看老父亲却没有一点不适。但是却有妄澹说胡话现象,手不自觉地乱抓乱动,坚持要回家而且是老家。

想喝水却咽不下去了,喂到嘴里的饭也从左腮倒到了右腮,我们连夜回老家,第二天上午,老父亲最后安顿我们准备倒头饭的时候安祥地闭上了眼睛,在我们兄妹的哭声中去世,也应验了他听说的话,没有受一天病痛的折磨。

父母生前生性善良,为人处世豁达,乐于助人。八九十岁高龄去世,却没受病痛折磨,我愿意相信,他们修行的好,这就是他们的命吧。愿父母在天国安祥!

网友回答:

去年,一个老朋友得肝癌,从检查出来到去世,没到两个月的功夫。

他的突然死亡,让身边的人很难接受。从他身上,再看看经历的一些人和事,我总结出了一个“人生命运平衡定律”:[灵光一闪][灵光一闪]

老天不会刻意厚待某个人,也不会刻意轻薄某个人,从生到死,总会给你找到一个平衡点,这就是命。

嗜酒如命的,把一辈子的酒用前半生喝完,早早得了肝癌离开人世;

大手大脚的,把一辈子的财富提前花完,老来一穷二白,无人问津……

我这位老友,早年在村边的山上开了一家采石场,那时候政策宽松,生意还算兴隆,生产的石子销路很广。

有了钱,人的气质也变了,在城里买了房,村里第一个买车,出门都是妥妥的大老板做派。

因为村边的山跟附近一个景区的山属于同一山脉,前几年景区做规划,要重新打造,扩建了庙宇和停车场,面貌焕然一新。

只有他的采石场,就像一块“伤疤”,明晃晃的在景区入口不远的地方,跟景区的总体形象格格不入。

于是,上面通知他关停,撤出设备,恢复绿化。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的富豪梦破灭,采石场开不下去,新手续又办不下来,手里的设备也成了一堆破烂,损失很大。

于是他找到有关部门“谈判”,经过多次协商,他获得了赔偿款近600万!

一个八代农民,有了这六百万,瞬间走上人生巅峰,把老婆孩子安顿好之后,又给了一笔补偿,离了!

当年就找了一个年轻美貌的小媳妇,天天吃喝玩乐。

第二年,小儿子出生,更让他体会到了人间真正的快乐。

死钱总有花完的时候,他不糊涂,必须让钱生钱!

老家有种植沙参的传统,他就从村民手里流转了五百亩地,建起了沙参种植专业农场。

在农场边上,又搭建了一个钢结构大棚,装修成会所。

一来便于朋友聚会喝喝小酒,二来对外营业,走高端路线。

又找到了新的经济增长点,他很高兴。

他表达高兴的方法不多,无非就是朋友吃吃喝喝,唱歌洗浴,麻将扑克等等……

去年夏天,也是在一次酣畅淋漓的酒后,他突然感觉胸腹部疼痛难忍,几个朋友以为他是阑尾炎发作,结果医生给的结果让他瞬间感觉末日来临——肝癌晚期!

他做了临死之前的挣扎,又是手术又是放疗,还想到了换肝,但为时已晚,回天无力!

时年53岁。

我老家的东邻居,家中四个孩子,三个孩子,两男一女都齐刷刷考上了大学,跳出了农村,第四个却是个唐氏儿!

这位唐氏儿比我大两岁,小的时候只要他上街,村里的小孩都不敢正眼看他,不小心就会被他扔出的石头砸到!

现在这个唐氏儿快五十岁了,还是跟个小孩子一样,没有生活自理能力。垂垂老去的父母天天发愁:我们走后,这孩子以后可咋办?总不能让他的哥哥姐姐们回来照顾吧?

美满的家庭,老天总会给你安排一点缺憾,这也是命!

最后,送给大家这张图。[祈祷][祈祷][祈祷]

网友回答:

2008年7月29日夜四点,我认命了!

我一直不认命,有人会看手相,人的命就在手掌的纹路中,我不信,握紧拳头不就把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好不容易考学校出去参加工作,不久遭遇下岗,无一技之长的我开始学工程预结算,风流倜傥的前夫连儿子都不管,我在工地听闻后,多年未发的神经官能症一下就被带发了,在火车站人来人往中泪流满面,不知所向。前夫把家败得一干二净时,我替他还清所有外债,实在无法继续,向母亲借了钱去法院离婚。身无分文的我带着儿子与母亲住在乡下的老屋里,我始终相信,只要凭我的努力一定会过上好日子!2008年我被应聘到一个开发商公司做了甲方预结算员,那份开心不可言喻,白天做公司的事,晚上做私活,未来披着彩虹在向我走来!不想在2008年7月28日上午,我正在赶公司售楼部的投标预算,突然感觉自己心悸,致电二哥,他说你去看看吧,别是什么病。我扑在床上几分钟后没事,然后继续做事,直至深夜二点。在睡梦中我被内急,醒了,十分不想去,可是不行,迷糊中起了床,刚走到床尾,实在不行了,我坐在床边的地上,感觉马上就会死了,内急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气一直往下掉,我开过药店,知道这是中气下陷的症状,很多人死之前那一刻会把体内的大小便都排尽。我特别恐惧,不想死!使劲的想着家中的母亲。告诉自己不能让白发人送黑发人!后来在救护车上又发了眩晕症,在医院做的检查都显示我的内脏器官以及脑部都没有问题,因为没有医保,我负担不起,只好住了二天就叫了一辆车,睡在后排,回家了!

那夜一起发的耳聋耳鸣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好,心慌心悸以及频死感后来几年频繁发作,直到2016年经朋友介绍才在湘雅附二确诊为:抑郁焦虑惊恐症!

那场病让我真的信命了!我有种努力到无能为力的悲怆,不知道明天醒来会不会看见太阳,不知道怎么把儿子抚养大。阿弥陀佛我终于在慢慢好起来,不再让老公与儿子在我睡着后来听我是否在呼吸。

(抑郁症就是遇到事钻牛角尖,想死,惊恐症发作就是特别怕死,所以它可以自愈抑郁症。)

网友回答:

我有一男一女两个同学,这两个同学上大学时,女同学追过男的,男的犹豫着没同意。

两个人大学毕业后,都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别人给男同学介绍了好多对象,都没有中意的。有一天,男同学又去相亲了,进门一看,是大学时追他的女同学。

男同学没想到转了一圈又转回来了,看来这门亲不成不行了,或许这就是命,就是两个人的姻缘。同学聚会时,看着这两个人也生活挺幸福的,他们的故事还经被谈起。

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命里有时终会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是你的终归是你的,不是你的,抢到手里也留不住,或许这就是命。

还有一件事,几十年前了,村里一户人家小孩病了,他家正没钱给孩子看病,孩子的父亲正愁着,在路上走着,看到路边上掉落的几张纸币,他看了看前面好几个人都走了过去,却都没看到。

孩子父亲用这钱给孩子看病了,他经常提及这事,说孩子命不该绝,只要好心,天无绝人之路,总有好人帮着。这事听着就奇,或许这就是命。

有些事,真的是不信不行,好象无形中有一只手给你按排着平衡,少了就补点,多了就去点,都能让你生活下去。

大家说说,经历过,或听过这样的事吗?缺什么正愁呢,却来什么给补上了。

网友回答:

母亲逼着我拆开哥哥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当我看到专业一栏时,忍不住在心中惊叫一声:“天呐,难道这就是命?”

记得在我八岁那年的一天,村里来了一个讨饭的叫花子。那个叫花子上身穿一件灰色破布上衣下身一条军绿色裤子,头戴一顶黑色的破帽子,脚上穿一双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破的已经开了口的黄胶鞋。他的头发凌乱的像个鸡窝一样,中间里面还夹杂着几根碎稻草,估计是他昨夜蜷缩在哪个稻草堆里睡觉带出来的。

那个叫花子从村东头一路沿家讨饭,但是不凑巧的是他来的有点早了,好多人家的饭还没有熟。他也自然讨不到吃的。

就这样,他摇摇晃晃的走到了我家门口。说来也巧,那天因为我哥下午要去学校补课,为了不让哥哥迟到,所以母亲早早的就已经做好了饭。

饭菜刚端上桌子,叫花子已经一脚踏进了门里,他斜靠在门边,摇晃着手里的碗对母亲说:“大姐,行行好吧,给口吃的。”

母亲这人向来心善,平日里只要遇到上门讨饭的,只要家里的锅里还有吃的,她一定会毫不吝啬的给他们盛上一碗。

这不,母亲看到有讨饭的上门,从厨房走出来,接过他手里的碗转身又走进了厨房。

母亲再次从厨房走出来的时候,碗里已经装着满满的一大碗白米饭。母亲担心他只吃白米饭会噎着,还特意贴心的夹了不少菜放在米饭上面。

叫花子伸手双手接过饭碗,也没有说谢谢,而是径直端着饭朝外走去。

“不够吃可以再过来盛。锅里还有点。”母亲冲着叫花子的背影喊道。

叫花子依然没有搭腔,而是一屁股坐在了门口的树底下,开始大口大口的狼吞虎咽起来。

还没等叫花子吃完,我哥已经推着家里唯一的一辆二八大杠自行车出门准备去上学了。母亲送到门外,对我哥说:“时间还早,路上慢点骑,注意安全。”

我哥应了一声之后跨上自行车走了。

母亲转身准备进门,走到叫花子旁边时问道:“你够吃吗?不够的话再给你盛一点饭,但是已经没有菜了。”

“够了够了。我们这种人吃的太饱也不好,长的太胖谁还给我们饭吃。”叫花子用他那黑不溜秋的手指仔细的把残留在碗边的几个米粒扒拉进嘴里之后,才开口说道。

母亲被他这句话逗乐了,说:“没想到你一个叫花子竟然也会说笑。”

听了母亲的话,那叫花子并不恼,而是歪头问母亲道:“大姐,刚才骑车走的那个是你儿子?”

“是啊。怎么了?”母亲说道。

叫花子用右手小拇指扣着嵌进牙缝里的菜叶,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我说了您可别不爱听啊?我这人走南闯北,对某方面还是略有研究的。”

“你还有这本事?那你说说,我儿子以后能不能考上大学?”母亲不相信的问道。

叫花子听完哈哈大笑,肯定的说:“能!”

母亲一听喜出望外,她低头瞥见叫花子脚上的鞋子已经“张了嘴”,连忙说道:“你看你这鞋都破成啥样了,你在这里等着,我家里还有一双旧鞋,我这就去给你找去。虽然说是旧鞋,但也比你脚上这双强上十倍。”母亲说完转身进了院子。

再看看那个叫花子,只见他背靠着梧桐树,眯缝着眼睛,脚上的鞋子已经被他甩到一旁,漏出那五个奇形怪状的脚指头,上下翻动着,仿佛专意等着母亲给他取鞋。

几分钟之后,母亲手机拎着一双落满了灰尘的帆布黄球鞋出来了,我知道那是父亲的鞋,只不过父亲已经几年没有穿过了。

母亲刚要把鞋子递给叫花子,没想到叫花子竟然先开了口。只听他说:“大姐,我刚才话还没说完。你就着急进去拿鞋给我穿。您这份好意我不一定敢收。再说了,我说完这句话之后,你双鞋愿不愿意给我,还不一定呢?”

“哦,那你先说来我听听。不管好不好听,这鞋子都送你。”母亲听完也待在了原地,鞋子依然拎在手里,对叫花子说。

“你儿子虽然能考上大学,倒是他这辈子都离不开土地。说的直白一点,他会这辈子都会跟土坷垃打交道。”叫花子说完,爬起来慢悠悠的就要走。

母亲拎着鞋呆愣在原地,半晌才缓过神来……

虽然时隔多年,但是我依然记得母亲当时说,这叫花子估计脑子有点问题,你哥的成绩在学校一直名列前茅。怎么会一辈子跟土坷垃打交道呢?

“哎呀,这鞋子?算了吧!”母亲自言自语,摇了摇头转身进了院子……

这件事很快就被母亲淡忘了。因为在她眼里,她的儿子是最优秀的,怎么可能一辈子跟土坷垃打交道。

多年之后,在哥哥的高考前夕,我又一次想到了当年那个叫花子的话——一辈子跟土坷垃打交道。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如果哥哥考上大学,他绝对不会一辈子跟土坷垃打交道。难道说哥哥高考会落榜吗?我的心里开始忐忑不安。

就这样,坐等右等,终于等来了哥哥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当我看到母亲手里拿着的那份红彤彤的录取通知书上那烫金的四个大字——苏州大学时,我那颗惴惴不安的悬着很久的心终于稳稳的落了地。

当时,哥哥恰巧和父亲去集上卖西瓜去了,所以家里只有我和母亲两人。

母亲本来说好等哥哥回来让他自己拆的,可是她转了两圈之后实在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就拿着通知书找到我,说:“妮,你帮我拆开读一读?”

“不是说等我哥回来让他拆的吗?”我说。

母亲说:“不等了。我想听,快拆吧!”

“那行,我哥回来我就说是你让我拆的啊!”我说。

母亲说:“你快拆吧!哪来那么多废话。如果你哥找你麻烦我兜着。”

听到母亲这么说,我就放心了。于是我接过那封苏州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小心翼翼的拆开了……

当我眼睛触及到专业那一栏时,顿时瞪大了眼珠,天呐,哥哥竟然苏州大学园林设计专业录取了?

原来…原来…

这就是那个叫花子说哥哥注定一辈子跟土坷垃打交道的最终解释。

母亲看我愣在那里,忙问:“怎么了?什么专业呀?”

我甩了甩头,努力让自己从惊愕中清醒过来,对母亲说:“妈,你还记得哥哥初二那年,有个叫花子对你说过的话吗?”

“叫花子?说过什么话?”母亲一时之间估计没想起来。

我不得不提醒她道:“哎呀,就是那个你好心给他一碗饭吃,他却说我哥是一辈子跟土坷垃打交道的命。你当时还生气了呢?怎么这么快就忘了?”

母亲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嗷。我想起来了,确实有这么回事。你怎么突然想起这事了呢?”

我指着哥哥录取通知书上专业一栏里的几个黑色行楷字体对母亲说:“妈,你快看,我哥是被园林设计专业录取了。”

母亲不解的问:“啥叫园林设计专业?”

我不得不跟她用大白话解释道:“说白了,就是种花种草种树的,只不过他学的是设计,是画图纸让工人按照他画出来的图纸种各种各样的花草树木。但是这份工作以后真的是跟土坷垃打交道。”

母亲听完,又一次呆愣在原地,半晌才说:“同样是跟土坷垃打交道,但是你哥这种打交道的方式相比于我们的面朝黄土背朝天,那已经强了太多太多。我知足了!”

现如今,哥哥手里有两家园林公司,还有一个500亩左右的苗圃,粗算一下身价应该有个小几千万,不过大小也算个老板。

但是,他依然每天奔波在各个工地上,跟土坷垃打着交道。

估计这种交道,我哥真的要打一辈子了。因为这就是他的命!

这是我人生中唯一一次觉得命运不可思议。虽然这其中可能存在着太多太多的巧合,但是不管怎么巧合,它真真切切的发生了。

网友回答:

12年前,曾有人对我说:“你30岁之前会碌碌无为,30岁之后有贵人相助,衣食无忧,但命里无儿无孙,能活79岁。”目前基本上都应验了,只有能活79岁不知道是真是假。

2010年腊月二十六,我和老公领证结婚,宴席结束后,家里来了一个讨饭的老者。

老者头上带着一顶破帽子,身穿老式军绿色的大棉袄,左手拎着蛇皮袋,右手拿着一个不锈钢的小盆,看年龄应该有80岁以上。

老者来到院子后说:“好人好报,给顿饭吃吧?”

说完之后,老者右手拿着不锈钢小盆,不停的上下晃动着。

我婆婆说:“今天家里办喜事,客人都散场了,也没有啥好饭?剩菜还有不少,如果你不嫌弃的话,我去给你盛一些?”

老者说:“好的,好的,有吃的就行,我不介意。”

然后我婆婆从老者手里接过不锈钢小盆,就去厨房里盛菜了,盛菜之前,我还看到婆婆把老者的不锈钢小盆,还在水里刷了几下。

几分钟后,我婆婆端着一盆剩菜,有荤有素,有鱼有肉,然后就递到了老者面前,顺便还给了老者两个馒头。

婆婆说:“你吃吧,不够的话,我去屋里再给你盛一些。”

老者一边接过不锈钢小盆,一边说着谢谢的话,然后就坐在院子里的凳子上,开始吃饭。

几分钟后,我婆婆又端了一碗蛋花汤送了过去,都是宴席上剩下的,不过还是温的,没有凉。

老者很感动,他说:“今天真是遇见好人了,你们一定会有好报的。”

虽然宴席结束了,但是需要忙的事也很多,婆婆没有再理那个老者,而是去收拾家务了。

大约过了10分钟,那个老者吃完了,婆婆刚好又走了过来,于是婆婆就问老者:“老人家,你吃饱了吗?不够的话,我再去屋里给你盛一些?”

老者说:“吃饱了,吃饱了,不用麻烦了,今天真是太感谢了,你们都是好心人。”

话虽如此,我婆婆最终还是去屋里,又给老者用塑料袋打包了一些剩菜,还放了十来个馒头。

老者没有过多的推辞,于是都装进了他的蛇皮袋里。

老者离开前,刚好和我老公打了个正面,那天是我们大喜的日子,老公身上装了不少香烟。

于是我老公就掏出一根递给了老者,最后干脆把整包都给了老者,老者看着我老公,大约过了几秒后,老者说:“年轻人,我跟人家学过看相,要不要我给你看看?”

没有等我老公回话,老者又说:“放心吧,我不收钱,就当是今天在你们家吃饭的报酬吧!”

我老公是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对于老者的话,根本不感兴趣,就借故离开了。

为了缓解老者的尴尬,我连忙走上前去,我对老者说:“老人家,我老公还有事,您能给我看看面相嘛?我从小就对算卦和看面相感兴趣。”

老者回过头来,看了我几眼,然后静静的说:“你30岁之前会碌碌无为,30岁之后会有贵人相助,未来衣食无忧。”

虽然我知道一般算卦的和看面相的人,都会捡好听的说,但是听了老者的话,我还是很开心。

但是老者后来又说了一句,老者说:“你命里无儿无孙,能活79岁。”

老者刚说完,我婆婆就走过来了,婆婆特别生气,婆婆说:“你这老家伙,你来讨一口吃的,我好吃好喝招待你,还给你打包饭菜,我儿子还给你香烟。”

“你不盼我们好,竟然说我家会没有儿子和孙子,还说我儿媳妇只能活79岁,你走吧,赶快离开。”

后来老者就走了,婆婆一边埋怨老者不厚道,一边宽慰我说:“别听那老头的,他说的都是骗人的。”

这时我老公也走了过来,老公说:“媳妇,你也是读过大学的人,难道真信那老头的话?”

我虽然心里不相信,但是还是忍不住把老头的话记住了。我要打破他的预言,我要在30岁之前发家致富,我要生儿子,我要活89岁,不,要活99岁。

后来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结婚那年我24岁,正是风华正茂的年龄,根本不服输。

我和老公在杭州打工,每天朝九晚五的工作,眼看都30岁了,还每天租房住,骑车去上班。难道真应了老者的话?我30岁之前翻不了身?

更可怕的事,老者的另外一个预言也应验了,我第一胎生了一个女儿,为了生一个儿子出来,怀第二胎时,真的说的上是科学生儿子。

首先是我老公戒烟戒酒,每天跑步5公里锻炼身体,然后又暂停吃猪肉一段时间。我也没有闲着,每天按时吃饭和睡觉,保持良好的身体状态,在准备了整整一年后,我选了一个能生儿子的月份怀孕。

在经过长达9个月的等待后,我的第二个孩子出生了,也是一个女孩。

这时我才回想起当初老者说过的话,老者说我命里无儿无孙,那我现在有两个女儿,岂不是正如老者所说?

后来我过了30岁,先是老公被公司领导提拔成了部门经理,紧接着我也晋升成了部门主管,在32岁那年,我们在杭州买了房子,在33岁那年,又买了车子,现在存款6尾数,以6开头,岂不正是衣食无忧?

不得不说,12年前老者的话全部应验了,唯一一条没有应验的是,他说我只能活到79岁,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想想还真有点怕啊!

我把心里的这些想法,不止一次的和老公诉说过,老公也挺后悔的,早知道如此,当初就应该再给老者送几包香烟,让老者想办法给破一下,现在只能顺其自然了。

也就是那一刻,我真的有些相信了古人的话,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还有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

结语

虽然老者的话基本上都应验了,但是我还是打算挣扎一下,也许三胎就能破他的预言,可是又害怕的很,万一三胎也是女孩,那岂不是能活79岁就板上钉钉子了?

唉,希望一切都是巧合吧,不然我现在37岁,到79岁还有42年,真的是过一天,少一天了啊!

网友回答:

我有一位堂弟,初中毕业一直在广东打工,因家庭贫困,年过三十也没找到对象,后来和甘肃一打工妹混迹在一起,没扯结婚证同居后生了一个儿子。生儿子后,堂弟把母子俩送回老家,自己继续在广东打工挣钱养家。

回到老家的甘肃女子,因难以适应当地的生活习惯,也忍受不了贫困与孤寂,在小孩两岁时,就离家出走不知所终。堂弟只好把小孩交给年迈的母亲带养,自己依旧在外打工。

有一天,堂弟经过一医院门口,看到许多算命先生摆摊算命,想到自己命运多舛,忍不住算了一命。算命先生直言不讳,说堂弟命相不好,可能会孤苦一生。堂弟当场不服,骂八字先生乱讲,尽管没老婆却有一个活蹦乱跳的儿子。接着八字先生要了小孩的生辰八字,为小孩也算了一命,说小孩是火命忌水,要注意远离有水的地方。堂弟一听,心里发急。因为老家门前就有河,河水常年不断。加之母亲年迈照料难周,小孩好动照顾费劲。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于是堂弟又把小孩送到远嫁山区的妹妹家寄养,每月给妹妹一点小孩的生活费。如此安置以后,想来就安稳无忧,便安心在外打工挣钱。

一年后,堂弟突然接到噩耗:儿子淹死了。妹妹不敢电话相告,还是妹夫打来的电话。妹夫在电话里细说了事故的经过。

原来事故当天,妹夫妹妹要下地种玉米,把小孩交给了妹妹的婆婆照看。婆婆因不是照看自己的孙儿,没太上心,结果小孩在玩木桶里的水时,一头栽了进去。小孩挣扎,可越挣扎木桶的提把把身子掐得越紧无法自脱,等婆婆发现时,早已窒息死亡。

堂弟大病了一场。病愈后,并没有责怪妹妹,只怪自己的命运不好,兜兜转转最终还是没逃过命运之手。

三年前,我和堂弟相聚,无意中提及他儿子淹亡一事,堂弟消极悲伤,掩面长泣。我劝他说:这也许是偶然的巧合,要不要让所谓的命运左右自己,牵着鼻子走。万事朝前看,生活往前走。堂弟反驳:世上哪有这样巧合的事,不认命不行。

所有的谏言都敌不过命运精准的一击!由他去吧,让他相信命运,相信命中注定。这样,他就有了自我安慰、自我麻醉、苟且偷生的理由。

堂弟现在年过不惑,依旧孑然一身,得过且过,这样下去,离孤苦一生不远了。

名 称:
邮 箱:
留 言:
郑重声明:XXX摄影所展示的作品均来自真实客人定制照片,并经由客户本人同意在XX唯一官方网站行发表。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用于任何商业用途,违者必究!
Works on display are from real customers custom photos, and I agree by the customers official website be published. Shall not be reproduced without permission or used for any commercial
版权所有 ©2022 蓝冠注册官网-首页 | 技术支持: 站长素材
Copyright © 2022 | http://www.nsfcms.org, | E-mail:请输入电子邮箱